对花

来源:北京日报 日期:2018-01-18 09:11

【字号      
分享到:

  

  

  一块碎花布料,裁成长方形;穿针走线,将左右两边花对好,布缝好,碎花布变成了碎花裙筒,再剪两条细布条,缝在裙筒上,碎花裙筒就成了碎花裙……

  小心翼翼地给布娃娃穿上,再给她腰间系上一条同色系的小腰带……

  望着布娃娃,小胡萍一脸的满足。此时,这个热衷于给娃娃设计制作服装的小女孩儿,不会想到,这童年最爱的游戏,竟把她送上了世界冠军的领奖台。

  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22岁的北京姑娘胡萍击败了来自29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夺得时装技术项目冠军,她也是中国代表团金牌选手中惟一的姑娘。

  圆圆脸,齐刘海儿,戴着一副大框眼镜,笑起来眉眼弯弯……胡萍萌萌的,一点儿没有世界冠军的气场。

  22岁之前,胡萍一直普普通通,乖巧听话,父母也没有什么“望女成凤”的奢望,初中毕业时,说起胡萍的未来,父母的期望也仅仅是“考不上好高中,考个次点儿的也行。”

  但父母没想到,很少反对父母决定的胡萍这次犯起了倔,她要读技工学校。“怎么能不读高中?当技工?让亲戚朋友听见多没面子!”父亲不乐意了,母亲也不同意。可胡萍铁了心,“反正我也没兴趣念书,上了高中也是白耗着,还不如趁早学门手艺。”胡萍说,“技工也照样有挣高薪的,只要我能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就没什么丢人的!”父母哑口无言,他们突然意识到,孩子长大了。

  感谢这次坚持,我们少了一个普通的高中毕业生,但收获了一位服装设计世界冠军。

  胡萍考入北京市工贸技师学院服装设计与制作专业,开始系统的学习服装制作,设计画图、立裁、打板、选料、缝制……每一个环节都让她惊喜,“那种感觉就像鱼儿回到了大海。”

  专业学习可比给布娃娃做衣服复杂多了。“打板”就曾让胡萍很头疼。

  打板,即根据服装创意设计图做出服装纸样,要用到很多琐碎的计算公式,领围、胸围、腰围、袖窿深等等,每个尺寸都有不同的算法,某一个小的尺寸算错,就会影响整件衣服的制作。

  胡萍数学成绩一般,她最怕算数,但为了熟练掌握打板技术,她硬着头皮算,不停“加练”,“上衣、马甲、裙子……什么都练,练得我自己都要吐了。”胡萍说,打板的苦,也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就算当技工,也要好好学文化课,没有知识,什么也干不好。”

  2015年,胡萍的师姐陈碧华代表中国参加了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并获得铜牌,胡萍很羡慕师姐,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身披国旗站在世界大赛的领奖台上。

  很快,机会来了。2016年,学校组织比赛,为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选拔选手。胡萍报名参加,一路过关斩将,入选时装技术项目国家集训队。集训强度很大,胡萍又拿出练打板的劲头,咬牙坚持着……消耗了400米布料后,胡萍从10位全国高手中脱颖而出,代表中国出征世界技能大赛。

  2017年10月15日,世界技能大赛时装制作项目比赛开始,3天完成服装系列设计、立体造型制作、连衣裙制板、连衣裙制作及服装装饰搭配五个单元。

  比赛进行到制作环节时,胡萍出了状况。她的缝纫机总是断线,胡萍在确认不是自己的原因后,举手示意,要求裁判组暂停比赛计时,检查设备。

  裁判一下围到胡萍身边,这可把教练吓坏了,教练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巧,胡萍也望向教练。教练赶紧舒展眉头,尽力做出平静地样子,生怕给胡萍增加压力,没想到胡萍只是笑笑,示意教练别担心,“这丫头到底怎么了?”教练有点蒙。

  后来,裁判组为她紧急调换了设备,胡萍沉着比赛……

  中式领口、泡泡袖、花苞形的裙摆……手推针飞,一件蓝底白点的中腰抽褶连衣裙逐渐成形,胡萍还选择了一条白色蕾丝缎带和一条银色缎带做成了一枚领花,当作连衣裙的配饰……

  胡萍很快完成了比赛,裁判又围了过来,胡萍的作品令他们惊喜。这个中国姑娘不仅裁剪得体,制作快捷,而且还细心地“对花”(将衣服上各个部分的花纹、格子等进行有机地结合,使得衣服的纹饰两边对称,或者在拼接处自然衔接),竟看不出布料有拼接过的痕迹。

  胡萍,第一,无可争议。

  拿了世界冠军,不少大企业向胡萍伸出橄榄枝,胡萍却拒绝了,她有自己的打算,“我想先完成学业,然后留校,把经验和知识传授给师弟师妹。”

  走下领奖台,胡萍又恢复成普普通通的样子。按说学服装设计,应该很时髦,可胡萍很少去追潮流,她最喜欢看《乱世佳人》、《伊丽莎白》等老电影,电影中华丽、精美的服装令她着迷。“我希望能一一复原那些服装……”胡萍歪着头,眯着眼,如同回到少年时,为布娃娃又做了一套漂亮的服装……(王天淇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