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不尽的京腔京韵

来源:北京日报 日期:2018-01-18 10:20

【字号      
分享到:

  我的普通话说得虽然还算凑合,但是总觉得同北京人相比有着很大差距。前些年在天津工作时常来北京出差,就特别爱听老北京人的发音,每次似乎都听不够,连走在街上都常常竖起耳朵听一听,或者到菜市场、商场里、地铁里、胡同中感受一下京腔的冲击波。从2008年我正式调入到北京工作后,我也成为了新北京人,于是就几乎每天都能听到真正的原汁原味的京腔。

  北京作为全国的首善之区,以它的巨大包容性接纳了来自海内外的各类人才,以浩浩荡荡的北漂族为例,起码不低于几百万人。因此无论你是在大街上还是在地铁、公交车里,南腔北调的声音总是不绝于耳。不过,在各类声音中,那种甜美的、近乎绕梁效果的北京话,还是不时地传到我的耳朵里。

  北京话虽然接近普通话,但并不是真正的普通话,它比普通话更多了儿话音及上声调。比如普通话说“路灯”,北京话就是“路灯儿”。而且儿话音的比重相当高,不但活跃了语言氛围,也增强了语言的感染力。当然,北京话还富于变化,“大爷”本是尊称,但前面加上个“你”字,就成为骂人的话了。这些日子我在北京街头上看见了好几次吵架的场面,都是口水大战,最后吵架双方都搬出了“你大爷”之类的地方骂,都企图把对方骂倒,但是由于北京话过于温柔,这一效果似乎并未达到。

  真正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说的一口纯正的北京话,令人听后觉得十分过瘾,有点丝丝入扣,还有点“小贫嘴”,特别是很多发音的加“儿”,更是让人听后有一种享受和乐趣。我记得1989年我来北京中国人民大学进修一年的知识产权专业,班上就有一个真正北京土著,他十分爱耍贫嘴,总是逗得全班人喜不自禁,笑声朗朗。我至今还记着这位北京的出版人那幽默的口吻和纯正的北京话。如今因为自己来北京工作快十年了,竟吃惊地发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说话时也不自觉地加上了“儿”话音,看来是入乡随俗吧。

  本来我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自我觉得说话还算幽默,然而同真正的北京土著比起来,还真是差得远。北京话不但语音好听、沁人心脾,而且还抑扬顿挫,富有很强的节奏感和无穷的韵味。

  我喜欢听北京话的发音,总觉得北京话跳动着一种动人的韵律美、节奏美。但是尽管我也试图学一些,由于属于“东施效颦”,至今效果不太明显。很多人一听我说话,就说是天津式的普通话,我想一个人的发音的确是伴随着自己的一生,除非做了播音员这样的专业工作,才不会有家乡话发音。看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乡音难改啊。令人遗憾的是,随着大批外来人口的进入,我们听到的真正的北京话越来越少。以老北京人为主要人口的胡同也越来越稀少。北京人纷纷迁到四环、五环等处,并与各地来北京的新北京人融合在一起。北京话也随之飘散在各处。但是北京话的魅力并没有因为推行普通话而有所减少。北京话那种独有的艺术感染力一直深深地打动着我。我喜欢北京话,更热爱北京这片神奇的创业热土!

  有时周末闲来无事,我就喜欢做个“胡同串子”,到东城、西城这些浸透北京传统文化风韵的核心区域的一些胡同走走,东张西望,看着那些有着悠久历史的四合院和普通民居,听着那些让人心动的北京话,再吃点北京小吃,那真是惬意无比啊!

  如今我所在的单位,附近布满了星罗棋布的老北京胡同,都是历史文化街区,每个胡同都述说着不平凡的过去。尤其是白纸坊、右安门一带还是辽金文化的重要承载地。每天上下班见到周围的老北京人说着纯正的京腔、看着他们提着鸟笼子遛弯,说一下家长里短的话,真是倍感亲切。我看着老北京人悠闲的生活状态,感觉浑身舒坦,也为当初自己做出到北京工作和生活的决定而无比欣慰!只是有时也不免杞人忧天,因为随着北京城市建设的不断加快,北京汇集了来自全球的人才,每天大街上都是操着各类方言的人们。由于南来北往的各类方言的混杂,使得纯正的北京话日趋稀少。其实从彰显一个地方的文化底蕴看,地方方言不可或缺,也不能消亡。学好普通话无疑是我们的毕生追求,但是每个有特色的方言也不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北京话也承载着这个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文明古都的文化记忆,我们应当好好爱护它。

  我爱听北京话,时常沉醉在它那韵味无限的意境中……(赵 强)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