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篮球员变身铁路警察 西站于姐令小偷打哆嗦

日期:2018-02-26 10:25    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
字号:        
  • lhao8277_b.jpg
  • lhao8277_b.jpg

  

  提起于姐,在西站刨食儿的小偷都得打几个哆嗦。

  于姐可不好认,因为于姐看上去,不像个弱女子,更像个帅小伙。

  于姐认小偷可有一套。她顺着候车室墙边,慢慢溜达,看似漫不经心,实际已把候车室的整体情况迅速扫了一遍。然后,隐于一个不起眼的位置,耐心等待。“扒手有时是两人作案,一人下手,一人‘插旗’(望风)。一进候车室要先看斜对角有没有‘插旗’的。”于姐说,“看贼你就看眼睛,普通旅客一般目视前方,四处踅摸的,要么是贼,要么是我们干反扒的,只不过贼踅摸的是钱包,我们踅摸的是贼。”多年摸索,于姐还总结出贼的时间表,比如暑假,贼先要起大早去“偷升旗”,然后再赶到西站偷第一拨上车高峰,中午、下午、晚上再各偷一高峰。

  于姐叫于俊戎,年至不惑,是北京铁路公安处北京西站派出所治安刑侦队指导员。去年暑运开始,北京铁路公安处刑侦支队成立了一支特别反扒行动队,于俊戎是其中惟一的女组长。

  干警察,于俊戎是半路出家,她原本是一名篮球运动员。

  1988年,云南姑娘于俊戎进入八一女子篮球队。篮球队,高大队员很多,1米72的于俊戎根本显不出来。好在她五岁就开始摸球,再加上性格倔强、争强好胜,刻苦训练,很快她就打上了主力。在场上,于俊戎打组织后卫,需要有很好的洞察力,迅速发现对手的漏洞,组织进攻,“我这点儿眼力,就是打球时候练的。”于俊戎说。她的体育生涯还算顺利,进过国少队、国青队、国家队,打过亚洲青年锦标赛,“我的体育生涯没有什么遗憾,所有的努力都得到了回报。”于俊戎说。

  2001年,于俊戎退役,与其他退役运动员不同,她选择成为铁路警察,开始新的人生,“当特种兵、刑警,这是我从小的梦想!”于俊戎说。

  在西站派出所,于俊戎先执了十年勤。她一有时间就在广场上、候车室“看人”,她想当刑警,想抓贼。队长知道她的“爱好”,就指点她,“贼像跳棋,屁股底下跟安了弹簧一样,总也坐不住。”

  2009年的一个晚上,于俊戎在候车室盯守,她发现一个小伙子来回走了好几趟,总也坐不下。“跳棋!”于俊戎心脏狂跳,果然,那“跳棋”对一位睡着了的小伙子下了手,几乎同时,于俊戎踩着椅子飞扑过去,一把按住对方的手。这是于俊戎抓的第一个贼。

  2012年,于俊戎终于如愿,成为反扒铁警。起初,队长还担心这女警不适应,没想到于俊戎入队两天就抓到第一个贼,“当时心慌不?”队长问,“好开心啊!”于俊戎说。队长服气了,这是一把好手。

  的确是好手,于俊戎连眼神都能“抓贼”。

  今年春运前,于俊戎在站台上对开往成都的T7列车进行巡查。因为有些反光,她贴着玻璃往硬座车厢里瞅,一个小伙子,看见她,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一动不动。这反常的举动,让于俊戎上了心,她靠着站台柱,等那小伙子下车。果然,小伙子磨蹭着下了车。于俊戎笑着迎上去,“你干嘛呢?”小伙子吞吞吐吐,“干活儿……”“干成了吗?”“没有没有没有!看见您的眼神,我吓的骨头都软了!”

  “于姐你果然厉害!”小贼说,“你认识我吗?”于俊戎有些诧异,“早就听说过您,我来之前还专门上网查过,就怕遇见,结果还是遇见了。”小贼一脸沮丧。

  贼们还给于俊戎起了一堆外号,“黄毛”是叫的比较多的,有时小偷在候车室看到于姐,一句“黄毛来了”,小偷都悄悄避开。

  今年春运期间,于俊戎抓获了一名正在扒窃的老贼。老贼挑衅:“于警官,看你是个女的,我劝你一句,做人别太较真。像我这样半条命的人无非在火车站讨口饭吃,你断别人生路,就要想好自己的后路。”于俊戎的眼神越来越冷,她盯着那老贼,一字一句地说:“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在火车站吃这口饭!如果你还敢在车站偷,我见你一次抓你一次!”

  有些贼也让于俊戎的心里不是滋味。

  几年前,于俊戎曾在第六候车室检票口抓过一名女贼。审讯时,女贼说自己的孩子刚4岁。于俊戎劝她,“你想过孩子长大知道自己的母亲干这个,他会怎么想吗?”女贼痛哭流涕,连称后悔。

  前年,于俊戎在候车室里巡查,发现一个女乘客一直用手挡脸,躲着她走,上前一看,竟是当年那个女贼,她竟然还吃这碗饭。看到于俊戎,女贼尴尬地笑了笑,叫了声:“于姐……”

  提起这段往事,于俊戎轻轻叹了口气,“要是天下无贼,那该多好啊!”

  原标题:西站于姐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