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义工”尊老扶弱暖心五年

来源:北京晚报 日期:2018-04-17 09:46

【字号      
分享到:

“小义工”尊老扶弱暖心五年

 

王思如在东城汇晨老年公寓喂老爷爷吃蛋糕。

 

“小义工”尊老扶弱暖心五年

 

 小义工和海清学校结对子的小伙伴做游戏。

 

  在北京慈善联合会的注册团体中,有一支由小学生发起建立的义工小组——“阳光少年在行动”,这也是目前国内注册年龄最小的校园义工小组,注册时义工平均年龄只有6岁。

 

  因为从小跟着妈妈做义工,11岁的王思如在5年前有了成立义工团体帮助更多人的想法。从长期帮扶打工子弟学校学生到走进太阳村关爱困境儿童,从冬日为环卫工人送热水到走进老年公寓敬老慰老,5年时间里,28个来自和平里九小的小义工们组织参与了大大小小十余项活动,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服务精神。

 

  一年级小学生组建义工小组

 

  社区跳蚤市场义卖、到光爱学校看望孤儿……还在幼儿园的时候,个头小小的王思如已经开始跟着妈妈参与义工活动。捐书本文具、做游戏、一起过生日,那时的小思如对“义工”二字了解得还不清楚,但帮助他人的种子已经在心里慢慢地落地生根了。2013年,6岁的小思如有了个想法,建一个义工小组,“小时候去孤儿院,才知道有一群小朋友没有父母在身边。他们一间屋子住了好几个小朋友,睡着简陋的铁架子床,看着挺心酸的。”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思如现在还记忆犹新,“他们和我的居住环境比起来差得太远了,我就想主动做些事,发动身边更多的人一起来义务帮助他人。”

 

  有了这个想法后,小思如和妈妈商量决定写一份倡议书发给班里的同学,鼓励身边人一起献爱心。尽管那时花小半天时间写的倡议书还混杂着些拼音,收获的效果却并没有打折扣,不到一天时间,就在班里召集到20多个同学加入义工小组。“特别开心,同学们的反响比我想象的还要好,他们的爸爸妈妈也都很支持我们做义工活动。”小姑娘提起自己组建的义工小组,脸上有止不住的兴奋劲儿。

 

  因为义工小组成员年龄还都比较小,小义工的父母也会在活动时加入,帮忙带队和负责统筹义工活动。“我们每次活动会准备一些捐赠物品,这些费用都是组里的成员均摊的,每次活动前有一位家长会根据活动情况预收一部分活动经费,活动后把开销公示给大家。”王思如说,不光父母在支持着他们做义工,学校也提供了不少帮助,“有时活动需要用车,学校就会把大巴车借给我们使用。班里的老师知道我们在做义工活动,也会给我们一些建议,比如怎么跟打工子弟小学的同学相处,去养老院看老人要注意什么。”王思如就像个小大人似的,说起自己的义工小组来头头是道。

 

  和结对小伙伴书信分享小秘密

 

  “亲爱的王思如:收到你的来信我非常高兴,假期的时候我回了姥姥家,认识了好多朋友,我跟他们玩得非常高兴。回来的时候我都舍不得他们,有时间带你去我们老家玩。”在王思如的书桌上,有一摞被码放得整齐有序的信件,这些都是和她“结对子”的昌平区海清小学的小朋友寄来的,歪歪扭扭的铅笔字被认认真真地一笔一画写下,分享着自己的生活和心情。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每月一封从不间断,收到信后的王思如总是迫不及待地拆开来读,再在第一时间回信过去,“每次都有好多话想和她说呢。”

 

  自2013年成立以来,义工小组就开始了一项长期固定活动,与昌平区海清打工子弟学校的20名孩子在小学6年期间一对一结对子帮扶,结对子的双方每月通过写信的方式保持联系。在王思如妈妈的建议下,每学期写满4封信,小义工就可以在学期末捐给结对子的小伙伴100元书本费。“其实也可以直接通过捐助书本费的方式给予帮助,不过比起简单的赠予,鼓励海清学校的孩子们通过写信得到书本费,可以让他们更有尊严地获得物质上的支持和精神上的平等交流。”思如的妈妈徐女士说,书信沟通的方式更有趣味性,是孩子们容易坚持下来的方式,写信的过程中还可以逐步锻炼两方孩子的写作能力。

 

  写信交流的时间长了,不光收到来信成为海清学校的孩子们最快乐的事,有些小秘密也会在信里分享。“假如我有一朵七色花,我会让妈妈的病好起来,我会让哥哥找到他的青梅竹马,我还会让爸爸开始幸福起来。假如我有一朵七色花,我会让所有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永远幸福、开心、健康……要是这是一场梦的话我永远都不想醒过来。”

 

  看到这封信,王思如和妈妈了解后才知道,原来结对子的小伙伴的妈妈得了肺结核,“我想为她做些什么。”小思如主动站出来表达了想捐助她学费的想法,不光从自己压岁钱中拿出了1000元,还发动义工小组和身边的好朋友捐出一部分压岁钱献爱心,“我们都能吃好穿好、有好的学习环境,我希望海清的小伙伴也可以不用因为学费而苦恼。”最终,小思如筹集到了4000元交到了结对子的小伙伴手中。“她看到我们过去给她捐学费,当时就哭了,一直跟我们说谢谢。”小思如说虽然自己是捐助者,依然被那天小伙伴的泪水感动到了,“能帮到别人,我自己也会觉得幸福。”

 

  攒下零花钱为太阳村孩子捐路费

 

  “他们住的是简易房子,铁架子床的上下铺,墙壁上的油漆都掉了,洗手间都是露天的。”初入太阳村,那里的设施环境给义工小组的蔡世景留下了深刻印象。除了同海清学校的孩子结对子,每学期义工小组还会组织一两次主题活动,走进顺义太阳村就是其中之一。

 

  “那里的小朋友到了假期才有机会去探望自己的父母。”刚到太阳村时,蔡世景看到那里的小朋友们都不太活泼,说话也是小心翼翼的,“可能因为他们的父母长期不在身边吧,听说有的小朋友父母在四川、贵州、山西服刑,假期他们去探望父母的路费是不小的开支,我就想着自己多做些家务获得生活费来捐助他们。”

 

  在蔡世景家里,有一张家务表,每做一项家务,上面就会画朵小红花,等积累到一定数目,他就可以获得家长奖励的生活费。扫地墩地、叠被子、清洗简单的衣物、收拾自己的房间,每天在家里,都能看到蔡世景勤劳的小身影。会觉得累吗?蔡世景摇摇头,咧嘴一笑,带着11岁小男孩的乐观天真,“一想到要为太阳村的小朋友赚路费,还是我自己劳动得来的,干得就特有动力。”

 

  在义工小组里不光蔡世景,其他小义工也都在做着类似的事情为太阳村的孩子们积攒路费。再去太阳村的时候,每个小义工都捐出了至少100元钱,“可能我们的捐款不够多,只能满足几个太阳村小朋友的路费。但是想到能为他们见到父母出一份力,还是挺开心的。我们有机会就会常来这里,希望能看到他们脸上多些笑容。”

 

  筹划邀空巢老人包粽子庆端午

 

  距离2018年的端午节虽然还有两个月时间,小义工们现在已经开始为端午节的活动做起准备了,这一次他们想邀请学校附近和平里七区的20位空巢老人一起包粽子。从前期筹备、家校沟通到场地联络,这一次活动全是小义工们第一次独立来完成的。王思如负责策划统筹,蔡世景负责采购粽米、粽叶、桌布、气球等活动用品,还有的小义工担起联络老人、会场布置、接待老人等职责。

 

  “那些爷爷奶奶,自己待在家里肯定会特别孤单寂寞吧”,身为义工小组的一员,王依依主动担起联络社区居委会招募空巢老人的任务,“我爷爷奶奶在老家单住,我觉得他们也算空巢老人吧,每次假期回去看他们的时候,家里就没那么冷清了,一下子热闹起来,爷爷奶奶也都很开心。课本里说‘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次把附近社区的空巢老人聚来过节,希望我们能为他们带来一些欢乐,让社区的爷爷奶奶高兴。”小姑娘声音甜甜的,爽朗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其实去居委会联系前还有点儿小忐忑,怕叔叔阿姨们觉得我是个小学生就不理睬我,我还写了个稿子做准备。没想到和他们说了情况,他们特别支持,还积极帮我们联络。现在我们都特别期待这个特殊的端午节!”

 

  家长期许 不搏一时 心系长久

 

  小义工活动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将近5年的时间,小义工们在帮助他人感到快乐的同时,他们的家长也感受到了孩子们一点一滴的进步。“我们家长交流的时候,都觉得孩子们现在特别有爱心、乐于分享,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能自己上手做的事情都自己来,如果看谁需要帮助了,还会主动想办法去帮忙。”思如妈妈谈起这些年女儿的成长,脸上带着满满的欣慰,“其实孩子们一开始做义工的时候,可能连什么是义工都不清楚,只是尝试着去帮助别人,至于能持续多久也是未知数。但真的开始做了,就没再停下来过,渐渐地形成了一种习惯,做义工已经成为她生活中的一部分。哪怕明年小学毕业大家不在一个班里了,义工活动还会继续下去。不搏一时,心系长久是我们的期许。”(李怡)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