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运中的北京铁警 伏天下的坚守

来源:北京晚报 日期:2018-08-09 10:17

【字号      
分享到:

    最近两周,北京经历了最让人难熬的暑热,而此时也正值暑运高峰。直面“烤验”,北京铁路公安处的民警们衣服被汗水浸透了,鞋窠棱儿里甚至能倒出水来……但是,他们仍然在岗位上坚守着。

 

  管理交通 他是真正的“焦”警

 

  早晨6时30分,北京铁路公安处交通管理支队的民警高治已经在北京南站东落客区开始了一天的工作。阳光一点点炽烈起来,他头顶的警徽也愈发耀眼了。

 

  由于天气炎热,人们更倾向于乘车出行。近一周来,北京南站东、西落客区日均过车8万余辆。为保证交通顺畅,高治不敢有丝毫松懈,靠左、靠右、直行、停车,高治不停地重复着这些简单的动作。

 

  中午时分,最热的时候,一名女子喘着粗气跑到了高治跟前,向正在指挥交通的高治报警,称自己的儿子不见了,希望高治帮忙寻找。高治连忙安慰她不要着急,并立即联系车站广播找人,通过调取监控视频寻找孩子的下落。短短十分钟后,孩子找到了。女子抱着孩子喜极而泣。见高治满脸是汗,警服都黏在身上了,女子连连道谢。

 

  送走这位女士后,高治注意到路边的一辆车,车门大开,旁边却没有人。高治走过去准备关上车门时,身后有人喊住了他。原来车主以为高治要贴罚单,赶紧喊了一声,并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父亲向高治小跑过来。“别着急,慢点!”高治说着拉开车门,帮助男子小心翼翼地将老人抱上车。

 

  直到下午吃饭时,高治才稍稍放松下来。他开玩笑说:“一个夏天干下来,就是真正的‘焦’警了。”饭后,他一口气喝了两碗绿豆汤,又从口袋里掏出一瓶风油精涂在自己的太阳穴上。休息片刻,高治便又赶回南站东落客区,直到落日余晖。

 

  高治告诉记者:“环形匝道上的送人车辆是即停即走,现在正值暑运高峰,上下车的旅客比较多。”据了解,近两周来,高治和同事们不仅要克服工作中长时间的高温暴晒,还要忍受桑拿天里的“上蒸下煮”。

 

  支队里有多名民警在工作中出现了轻度中暑症状,但为了环形匝道的畅通,他们仍奋战在暑运一线。桑拿天里,他们的执勤服就没干过。甚至有的民警因腰间长期扎腰带,长了湿疹。

 

  对付这样的桑拿天,高治也有绝招:为了预防中暑,并及时补充盐分,他会在凉白开里兑上盐再冰镇起来。“这样喝起来会舒服些。”

 

  便衣打击 她一天行走46000步

 

  在茫茫的旅客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背着包或拉着行李箱,但他们并不购票,也不乘车。他们看似普通旅客,实是普通旅客人身、财产安全的默默守护者。

 

  小典今年26岁,是北京铁路公安处治安支队打击小组里唯一的女警。虽然年龄小,但是三年的历练已让她成为一名专业素质过硬的业务骨干。

 

  中午12时,室外温度39℃,地表温度58℃。小典在北京站进站口前方跟着排队的旅客缓缓前进,就在距离她不远处的队伍里,有一名“可疑”男子不断与旅客搭讪。

 

  小典没有像其他女孩一样撑着伞。骄阳下,她鬓角的头发已经被汗水黏在了脸上。背包贴着后背,如同一团火一样灼烧着她,但她并不急躁。因为怕引起违法人员的警觉,她不敢有丝毫多余的动作。

 

  每次快到检票口时,小典便折返到队伍后方重新开始排队。“可疑”男子多次尝试与旅客搭讪,也均未成功。

 

  40分钟后,男子成功搭讪了一名女旅客。当女旅客将钱交到男子手中的一瞬间,小典与蹲守一旁的同事立即上前将男子控制。

 

  这是近年来出现的一种新型诈骗手段,被民警们称作“窥点”:骗子们专门利用旅客的同情心,以丢钱包或差钱买票为由,诈骗旅客钱财。

 

  将被骗的160元钱发还给女旅客,已是下午2时。一块事先备好的面包,一瓶矿泉水,这便是小典的午餐。匆匆吃完,她背起包又回到了熙熙攘攘的旅客中。

 

  暑热气候下,小典有时被热得头昏眼花,她便备了一盒清凉油在身上,不舒服的时候就在太阳穴上抹一抹,整个人就精神许多。一开始小典还怕这个味道,后来抹得多了,她还有点贪恋太阳穴上的那股清凉。

 

  晚上10时,回到队里,手机计步工具显示,小典当天已经走了46000余步。她挽起袖子,胳膊上是两段对比鲜明的白皙和黝黑。

 

  她告诉记者,皮肤晒伤是常有的事,但晒伤终归是有意义的:一天下来,小典所在的警组共抓获诈骗现行1起,清理不法游商等闲杂人员17名。

 

  广场巡逻 他鞋里能倒出水来 

 

 

  当前正值暑运高峰,连日来北京西站日均客流量高达34万。前些天,天气酷热难熬,但在北京西站北广场进站口排队的旅客依旧人流涌动。在这人群中,有一抹“藏蓝”在缓缓地移动着。

 

  这抹“藏蓝”是北京铁路公安处北京西站派出所民警李昆,今年已经53岁。走近李昆,记者看到汗水不断从他的警帽里流下来,他身上的警服也早已被汗水浸透。此时,他正一手扶着腰间的警用八大件,一手指着前方,给一名旅客指路。

 

  这样的指路,李昆每天要重复无数次。常常一天下来,嗓子都是哑的。一遍一遍解释,一次一次抬手,但李昆从不烦躁。

 

  从广场到站台,会经过凉爽的候车室,但李昆没有停歇。他大步流星,一路赶到站台。

 

  在站台巡逻也是李昆的一项工作。从站台一头走到另一头,来回观察,李昆毫不懈怠。列车启动,鼓起的热风令人窒息,李昆笔直地站着,目光眺向列车驶去的方向。

 

  每逢周五都是北京西站一周里客流量最大的一天,也是民警们最忙的一天。匆匆吃过午饭,还没来得及休息,接警室的电话就急促地响了起来。

 

  王女士因为粗心大意将背包丢失,焦急万分。一时慌乱,她竟对背包何时何地丢失,毫无印象。于是,李昆赶紧联系车站调取监控视频,并带着王女士按照她在车站此前的行走轨迹又找一遍。

 

  40℃的高温,往返南、北广场两次。李昆一边通过电台沟通监控视频情况,一边询问旅客及车站的工作人员。

 

  最终,李昆锁定了南广场的一名保洁人员。原来,王女士乘坐机场大巴来到北京西站南广场,在售票厅旁休息时将背包放在了一旁的墙角,走时忘了拿。保洁人员见背包无人看管,便带到了休息室。王女士接过背包,清点无误后,对李昆再三感谢。

 

  一个小时的奔波忙碌,李昆口干舌燥,回到值勤室,他将桌上早已备好的一大杯凉白开一饮而尽。脱下皮鞋时,他的鞋窠棱儿里竟能倒出汗液汇聚的积水。

 

  休息片刻,李昆换上一套干净的警服,拿起内侧已渗出盐渍的警用八大件,庄重地系在腰间。推开门,又回到了烈日下。

 

  记者了解到,李昆患有肾结石,手术出院也就不到一个月。有时病犯了,疼痛难忍,他就悄悄吃止疼药,一片不行就吃两片、三片。繁忙的暑运中,他从未请过一天假。

 

  为了防止民警中暑,北京西站派出所每天都会熬上一大桶绿豆汤送到一线值勤岗上,让大家及时补充水分。此外,有的民警还随身携带鼻通,感到天热憋闷时,便吸一吸,让鼻腔充满凉意。

 

  (张蕾 通讯员 邓有林 文并摄)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