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医生”进社区

日期:2018-09-19 11:13    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
字号:        

  “赤脚医生”李凤祥展示多年来自己用过的各类诊疗器具。

  李凤祥上世纪九十年代获得的乡村医生行医资格证。

  李凤祥在社区卫生服务站为前来看病的乡亲诊断。

  寄语改革开放40年

  做了半个多世纪的“赤脚医生”,改革开放前后,京郊农村医疗水平的变化,我最有发言权!从最开始的银针,到后来的打针输液,再到现在的心电图设备,村民生活水平越来越高,“赤脚医生”能治疗的病症也越来越多。但说心里话,我还是希望乡亲们都健健康康的,免受病痛之苦。即使让我们“赤脚医生”失业,也值了!

  ——李凤祥

  “赤脚医生”,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或许是个陌生的名词。然而,对于李凤祥来讲,却十分亲切。这一行,他干了53年。

  1965年,中国有140多万名卫生技术人员,其中70%在大城市,20%在县城,仅有10%在农村,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于是国家号召“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刚满18岁的大兴农民李凤祥,经过培训当上了“赤脚医生”。

  至于为何叫“赤脚医生”,李凤祥说,因为他们既是农民,也是医生。“当时村里种水田,需要赤脚插秧,遇到有村民生病,家人就到地头喊我,所以经常来不及穿鞋就跑去看病。”身穿白大褂,李凤祥走街串巷上门问诊,随身携带的出诊箱里,除了治疗药品、听诊器、血压计之外,最常用的设备却是银针。

  “因为穷,病人几乎都坚持用银针医治,选择吃药的很少,输液的更是几乎没有。”李凤祥说,用银针虽然见效慢,但没有费用,要是换成打针输液,即使是个普通感冒,一般农民也负担不起,“一人一天才挣两毛钱,输个液可得需要好几块钱呢。遭遇骨折,也只能是忍着疼躺在床上静养。”

  作为医生,李凤祥在村里的口碑很好。1978年,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上世纪80年代,京郊农户发展果、菜、肉、蛋、奶、渔等产业,农村集体经济统一经营转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迸发出巨大的开放搞活的热情,生活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

  然而,与村民腰包越来越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农村的医疗条件依然相对落后。输液用的是黄色的橡胶软管,甚至针头和输液管都是反复使用的。“用得多了,针尖就钝了,需要医生手工磨一磨。不像现在用的针头,那么锐利,能一下扎进血管里。”而消毒,也只是将这些用具放在酒精里泡一泡、蒸锅里蒸一蒸罢了。

  村里有位老人总感觉自己头晕,以为是中暑了。李凤祥诊断后觉得有可能是脑梗塞,需要进行CT检查,然而,放眼整个大兴也没有这样的先进设备,只能紧急送老人去天坛医院。最终的检查结果表明,老人大脑中有5处淤塞,幸亏送医及时保住了性命。“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和城里相比,我们太落后了。”李凤祥说。

  上世纪90年代,大兴农村开始兴办各类工厂,临近几个村的“赤脚医生”们大都选择改行当工人,挣更多的钱补贴家用。李凤祥也动摇过,但最终还是决定继续做医生,“当时,我已经给村民看病30年了,每个家庭有什么遗传病史、哪位老人需要特殊照顾,心里都很清楚,放不下乡亲们。”随后,他开始跨村出诊,方圆5公里范围内的近10个村庄都留下了李大夫上门看病的足迹。不仅全年无休,半夜出诊都是家常便饭。尽管到市里接受过多次培训,作为全科医生的他还是只能医治一些头疼脑热的小病,“村里没有专业诊疗设备,稍微严重点儿的疾病就把握不好了,有时候真的挺羡慕大医院的同行。”

  转机出现在2001年,从这一年起,北京开始建设社区卫生服务站,为附近的居民提供诊疗场所,截至2016年底,已建成1615家。李凤祥所在的村子,就建有这样一个服务站,诊室、治疗室、处置室、预防保健室、健康信息管理室一应俱全,房屋宽敞明亮,还配备了制氧机和心电图设备。不仅如此,考虑到李凤祥负责的病人多,上级部门还为他派来了一名助手。“设备先进了,诊断也就轻松多了。”他说,最欣喜的还是观察室的设立,“空间大,又有电视、空调和沙发,十几位病人同时输液我们俩也能应付得过来。”而在过去,遇到同时有几位村民生病的情况,李凤祥常常要在这几家来回奔波,跑断腿不说,遇上急症措手不及。

  在社区卫生服务站,李凤祥又工作了十多年。几年前,因为年龄大了,镇里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帮李凤祥在家里开设了非营利性医疗诊室。每当村里有行动不便的老人生病,他还是坚持上门问诊,他说:“这是‘赤脚医生’的特色。”

  再过几个月,年满70的李凤祥就将退休,他说自己舍不得这一行,会经常到社区服务站转一转,陪乡亲们聊聊天。同样的,村民们也舍不得这位服务了53年的“赤脚医生”。(武亦彬)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