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气高压管网的“守护者”

日期:2018-11-19 10:25    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
字号:        

  原标题:温暖·青藤

  

  寒夜中,贾子健和同事们巡线排险,守护温暖。

  

   起风了,落叶打着旋儿地飞,太阳也没了精神,寒意逼人。

  下午1点,贾子健匆匆扒拉几口饭,抄起大衣,又要出门了。走到门口,他回头嘱咐着同事,“外面降温了,都穿上大衣,别着凉了。”

  寒风里,贾子健快步走向一辆橙色的检修车,拉开车门,一边清点工具,一边在脑子里快速过一遍下午要干的活儿——巡线,检查燃气闸井,检查调压站……

  贾子健是燃气集团高压管网分公司运行二所的管网巡线员,4个月的采暖季是他最忙的时候。

  检修车刚一开上望京西路,就慢下来了。“唉,又堵车了,着急也没用,跟着吧。”贾子健嘱咐着司机,眉头皱了起来,嘴上说着别着急,他心里头可焦急得很。

  京承高速路以东、京通快速路以北、西至国贸、东至朝阳北路尽头的邓家窑桥。这都是贾子健班组负责的区域,在这个巨大的扇形中,有百余公里的燃气管线、96处闸井、23处调压站箱,试供暖开始后,每一处设备的检修频率都提高了。“在城里巡线,时间都耽误在路上了。”贾子健只能希望线上别有什么紧急情况,“可不能耽误供暖。”

  检修车在将台路和驼房营路的交叉口,停了下来,贾子健和同事拿好检修设备,上了路边的人行道。

  同事推着一架酷似小推车的橙色检测设备在前头走,贾子健拿着个盒子状的检测仪跟在后头,这都是检测管线是否泄漏的设备,贾子健手里的是用来检测闸井的。贾子健抬起头,嘱咐前头的同事:“你们别走太快,查仔细点儿,铁路边汇合。”

  很快,到了第一个闸井。贾子健蹲下身,把检测仪导线另一端的导气管小心地伸进井盖小孔,两分钟后,检测仪上显示数值,贾子健眉头皱了起来,“数值有点儿高,漏气了?”身后一阵轰鸣,一辆汽车提速离开,贾子健瞅着汽车,若有所思,他决定再测一回。反复检查两遍,贾子健的眉头舒展开了,“没事儿,就是刚那脚油门儿闹的。”原来,燃气泄漏检测仪是通过检测空气中的氧气、甲烷等气体浓度判断是否有燃气泄漏,检测仪非常灵敏,有时汽车尾气也会干扰检测。“这活儿可千万不能图省事儿,要真有燃气泄漏,可就麻烦了。”贾子健说。

  贾子健曾亲眼目睹过燃气泄漏的严重后果。

  两年前,一处燃气管网发生泄漏,泄漏位置恰好在信号灯灯杆下,静电引起爆燃,数米高的火光瞬间将信号灯灯杆烧毁……现在想起来,贾子健还是心有余悸,“中压管网泄漏就那么严重,我这管的可是高压。这要漏了,不仅影响供暖,还会危及周围居民的安全。千万不敢马虎!”

  检修车,在管庄路边的一处小树林旁,又停下来。树林里,有两个相邻的燃气闸井,下井检修时,从其中一个井口进入,另一个井口也要敞开,用于通风。

  公路与树林之间,有一道宽沟,贾子健和同事把检测设备一件件搬下车,运过宽沟,放置在闸井旁。发电机、通风管、三角支架、绞盘、灭火器……大大小小足有20多样。有些装备并非检测设备,而是救援设备,按照规定,必须放置在闸井附近,“这些救命的装备,我希望一辈子都用不上。”贾子健说。

  挪开井盖,通风完毕,贾子健强调完井下作业要求,和同事陈洋穿戴好十来公斤重的装备下井了。

  井底,两人做完常规检查,又再次检查阀位指示器有没有泄漏,贾子健耸耸鼻子,闻闻空气中有没有异味;又支起耳朵,仔细听听有没有“呲呲”的漏气声。此前有一次井下检测,数值没问题,也没有异味,可贾子健就是能听到有漏气声,再一找,漏气点就在阀位指示器附近。此后,每次下井,常规检查后,贾子健总要一看,二闻,三听,才放心。

  出了井,太阳已西斜,天儿更冷了。

  贾子健一组人赶紧上车,赶到平房桥附近的调压站。

  进站前,贾子健和同事们掏出耳塞,堵好耳朵,进到站里,巨大的轰鸣声还是一个劲儿地往耳朵里钻。“所有接缝处都检查一遍,确保气压稳定,管网运行平稳。”贾子健扯着脖子喊着。

  这个调压站不是一般的重要,陕京四线,上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就自此经过。正式供暖后,贾子健他们一周就得来查一次,平时有时间,贾子健也要来转转,哪怕是扫扫落叶,“供暖、用气,这条线太重要了。”

  天色完全黑下来了,贾子健还下不了班,“有处施工工地,可能会影响管线,晚上得到现场去盯着。”

  贾子健今年29岁,巡线已有8年,长期户外作业,脸庞黝黑。他的同事和他一样的年轻,一样的肤色,这群年轻人的班组叫做“青藤”,“取这个名字,是因为我们都挺年轻的。”贾子健说着,嘿嘿地笑了。

  寒夜中,贾子健和同事们忙碌的身影,仿佛一条条青藤,在管线之上、闸井之畔,努力生长,守护着安全,守护着温暖。(王天淇)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