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爸爸”为雄安新区农家女孩打开艺术大门

日期:2018-11-21 09:41    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
字号:        

  原标题:芭蕾爸爸

  

  ▲“关爸爸”反复为孩子们做出示范动作。换上练功服,蹬上足尖鞋,小家伙儿们有模有样认真细致地跟着关於把一个个舞蹈动作做到位。

  

  关於从事芭蕾教学已有24年,他和做舞蹈编导的妻子专门为这些雄安新区的农家女孩编排了芭蕾教学课,顾不上颈椎病痛亲自指导示范。

  

  ▲一走进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端村学校的舞蹈教室,关於就被30多个“小天鹅”团团围住,孩子们簇拥着关於,高喊着“关爸爸,关爸爸”。

  

  端村女孩马晨茜和赵晨淙作为关老师的得意门生被河北省艺术职业学院中专部录取,自此开始了她们的专业舞蹈之路。入学报到前关於专门为她俩准备了崭新的练功服,作为礼物送上对孩子的祝福和勉励。

  

  ▲如今,端村的30多名女娃娃在关於的引领下成为快乐的芭蕾女孩。她们将舞蹈融入生活,在绿色的田埂,乡间的小路,经常会看到孩子们欢快的舞姿,灵动的身影。

  

  为了让小学员们基训课没那么枯燥,关於也颇费了一些心思,读书和练功兼顾进行,也是“关爸爸”为娃娃们设计的别致学习方法。

  

  关於视这些学芭蕾的小姑娘如同自己的亲闺女,训练中他像慈父般蹲下身为孩子们系上鞋带。

  11月4日一个深秋飘雨的周日,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系党支部书记关於一出现在河北省保定雄安新区安新县端村学校的舞蹈排练厅,30多个小姑娘就兴奋地将他团团围拢住,高喊着“关爸爸,关爸爸!”

  “我来教你们的女儿学芭蕾。她们会变得漂亮、有气质。”2013年3月,第一次来到白洋淀北岸的端村,面对一脸迷茫的20个小学生女孩及其家长,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系教师关於这样说明来意。此后五年多来,只要没有特殊情况,关於和从事舞蹈编导的妻子张萍每周日早晨7点半动身,从北京前往170多公里外的河北省安新县端村学校, 为这里身体条件适合的女孩子们传授芭蕾舞,下午下课后再赶回北京,5年多来,风雨无阻。

  “我要教给这些农村女孩子最纯正的芭蕾。”关於说。他想法很朴素,“艺术可以改变孩子的命运。这里的教育资源比不上大城市,何不通过艺术培训走出另外一条路?”五年前,原本只是一个艺术基金会的邀请,初衷是让农村小学生也能接受艺术教育。但很快,关於有了新的想法:“我还希望能通过舞蹈传递文明,艺术不能是搞艺术的人孤芳自赏,而是要把美的感受传递给别人,尤其是基层的人们。”

  授课之初,眼前的一切立刻让关於感受到和在学院教芭蕾的差距,镇上道路两边的垃圾堆散发着臭气,校园里没有像样的练功房,最让人头疼的是,这些10岁左右的女孩很多蓬头垢面、怯于表达。关於决定从最基本的教起。他告诉女孩们,进练功房要脱鞋、码齐,头发不能随意散着,必须用发包盘稳,以免甩到舞伴眼睛里。面对这些零基础的孩子,关於并没有降低标准,他用法语的芭蕾术语表达每一个动作,“我就要和在北京舞蹈学院授课一样,坚持教授‘纯正的芭蕾’。”

  有一次天降大雾,眼前白茫茫一片,车绕了5个多小时还没到端村。司机有点为难:“等咱到了都该走了,还去吗?”关於说:“去!哪怕我到了以后扭头就走,也要去,孩子们在等我。”果然,到了学校,孩子们都在校门口盼着,一看到老师,就扑了上来。关於很快就感受到了这些农村孩子的灵性。尽管这些女孩没有优越的身体条件、没有扎实的基本功,但她们却真心热爱芭蕾,而芭蕾也让她们发生变化。

  关於发现36个孩子中大约一半是留守儿童,且家里还有爷爷奶奶或弟弟妹妹要照顾。他也才明白,孩子们喊出的“关爸爸”里,蕴涵着多少信任和依赖。这一周一次的约会,不仅有关艺术、芭蕾,更有关自己和孩子之间割不断的情感。他每天都会惦记端村的女孩们,并因此知晓自己在北京城之外是有使命的,绝不仅仅是芭蕾舞……

  对“关爸爸”五年多的陪伴,孩子们用优美的舞姿回报,跳着关於和张萍创编的舞蹈《丑小鸭之梦》集体夺得了华北五省舞蹈大赛少年组的金奖,对手是北京市少年宫和蓝天幼儿园。两个孩子考入河北省艺术职业学院中专部,一个孩子考入了辽宁芭蕾舞团附属芭蕾舞蹈学校。关於带着孩子们去了县城、石家庄和北京。跳上了国家大剧院的舞台。

  有不少人对关於有这样的疑问:舞蹈学院的学生个个条件优秀,你平时教的都是“金字塔塔尖”的孩子,现在转到教“金字塔基座”上的孩子,对你的才华是不是一种浪费? “我想让孩子们通过学习艺术,创造自己的诗画人生。”关於微笑作答。(方非)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