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夜夜

日期:2018-12-04 09:32    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
字号:        

  原标题:日日夜夜

  

  王天淇

  接电话,上门维修,返回;再接电话,再上门维修……这是吴清强的一天,11月至次年3月的120余天,日夜如此。

  入夜,寒风更加嚣张,在楼与楼之间的风口,骤然加速,呼啸而来,吹得人喘不上气。吴清强摸了摸工具包,使劲握住电动自行车的把手,弯下腰,迎着寒风冲上去……

  周围都是有年头的老楼,住着1.2万户居民,“西便门东、西里,核桃园,槐柏树……这都是老旧小区,供暖的事儿,都是我们负责。”吴清强说着,停好电动车,拎起工具包,进了单元门。

  现在是22时30分左右,大约半小时前,有居民打来电话——“昨天中午暖气片突然就不热了,一直到现在也没热,之前还好好的,您来给看看吧。”

  敲门进屋,吴清强把屋里所有的暖气管、暖气片、阀门都检查了一遍,“都好好的,八成是哪家把阀门关了!”

  “那我们怎么办呀,总不能就这么冻着吧!”居民火气很大。

  “实在对不起您,今天太晚了,也不好挨家儿地问了,要不委屈您再对付一宿?我明天一早就挨个上门看去,保证给您解决!”吴清强话说到这份上,居民也只好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吴清强就来了。一口气先上了16层。

  “谁呀,这么早!”

  “麻烦您,10层一户暖气不热,我看看您家。”吴清强说。

  门开了,吴清强只探头瞅了一眼,就知道问题不在这。“屋里是铸铁的老暖气片,自己关不了阀门,还得往下找。”

  15、14、13、12层住户,家中都没人,11层住户的暖气没问题,也开始发凉。没办法,吴清强只好找到居委会,联系其他住户,挨家查找,忙活了两天,暖气终于热了。

  “这到底谁那么讨厌,把阀门关了?”有居民问。

  “没事,没事,您家里热了就行了。”吴清强赶紧岔开话题。

  “可不能说是谁家关的,还得邻里和谐呢。”吴清强说,“那他们吼您,咱就得忍着?”小徒弟问,“忍着呗,大冷天的,暖气要是不热,搁谁不着急呀。”吴清强说着,紧紧衣服,骑上电动自行车,冲进寒风里。

  忙碌的日日夜夜,这种小故障很寻常,今年试供暖第一天,吴清强就碰上了大麻烦。

  11月7日,锅炉点火,吴清强守在北京热力集团广内供热服务站监控室里,监控供热系统。8时刚过,西便门西里整个小区的供暖数据竟全部归零。“麻烦了,整个小区的暖气都没了,得赶紧排查!”吴清强抄起外套,招呼着同事,“赶紧,赶紧,八成管线泄漏了。”

  漏点在哪儿?从小区外的第一个热力井室开始排查,30多个井室,查了一上午,也没发现漏点……

  吴清强眉头紧锁,“井室都没问题,那就是刚出热力站的直埋管线漏了,这可是大工程,干到明天早上都不一定能完。”

  赶到距热力站最近的井室,同事下去检查,“咚咚咚……”敲击暖水管的声音传回地面,吴清强侧耳倾听,查找着漏点。

  “咚咚咚,咚咚咚……嗵嗵嗵”

  “停,就这儿!”吴清强举起对讲机,喊了一声。

  启动电镐,挖开地面,土已经被水泡成了泥。六根直埋管分成两组,垂直方向上重叠着“平躺”在泥里,隐约能看见里侧最下方的管子正往外冒水。此时,已过13时。

  “回热力站,关闭出水”“给各楼门微信群发信息解释”……紧急抢修立即开始。

  由于空间太小,不能使用大型电动机械,大家只好两人一组,轮流用小铁锨、小镐头挖出淤泥;

  管线腐蚀太严重,不能原地切割焊接,只能继续挖泥,扩大坑面;

  管线重叠,距离太窄,想换漏管,必须把上头两根管线也一起换;

  ……

  这一干,就是24小时。直到第二天的15时,抢修才完成。

  暖气通了,居民家里热了,满身泥水的吴清强才算松了口气,他招呼着大家回去,“赶紧换衣服,眯一会儿,一会儿居民都下班回家了,又得忙了。”吴清强揉了揉布满血丝的双眼,打了个哈欠。

  回到站里,吴清强脱下湿漉漉的外衣,拿出手机,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那是他家的号码。

  “昨天晚上有急事儿,没顾上打电话,家里没事儿吧?你和儿子都好吧?”……吴清强是河北邢台人,妻子和儿子在老家。

  “儿子前两天病了,一直念叨‘爸爸要能回来就好了’”

  ……

  听着妻子的话,吴清强的眼圈瞬时红了,沉默半晌,叹了口气,“供暖季刚开始,肯定不能请假,你给他买点儿好吃的吧……”

  挂了电话,吴清强用手使劲搓了搓脸,翻出儿子的照片,手指轻轻地划过儿子的脸,“高二了,大小伙子了,学习可好了!”

  在北京干供暖,吴清强已经连续四年没回家过春节了。“今年估计又回不去了。”吴清强收好照片,瞅了瞅已鼾声四起的同事,“为了保证居民供暖,大家都一样。”

  “等忙完采暖季,我一定得好好陪陪他们娘儿俩……”吴清强一边说着,一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