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纺织工到3D打印造型师

来源:北京日报 日期:2018-08-22 08:37

【字号      
分享到:

  8月21日,第18届北京市工业和信息化职业技能竞赛启动。图为工业机器人操作调整工实操初赛现场。

  同一款样式的白布帽,过去属于织布机前的纺织女工,今天则戴在了3D打印造型师的头上。

  8月21日,第18届北京市工业和信息化职业技能竞赛启动。这场办了35年的竞赛,堪称改革开放后北京工业发展的一部历史。35年间,织布工、铸造工等老工种消失,3D打印造型师、工业机器人操作调整工等新工种出现,折射出北京产业几十年的升级变迁。

  工种之变

  3D打印、工业机器人入选

  下个月,张飞打印工作室的王文毅将带着40多个学生参加技能竞赛的3D打印造型师项目。这是他们第一次参赛,也是竞赛第一次引入“3D打印”工种。

  日历翻回到创办竞赛的1983年。当时,为了提高北京市工业领域技能人才队伍的素质,助推工业发展,原市经委等部门在基层企业开展群众性岗位练兵、技能竞赛的基础上,组织了北京市工业职业技能竞赛。

  竞赛举办之初,纺织工、铸造工都曾是主力选手。但这些“前辈”不曾想到,几十年后参加同一项赛事的,竟然是3D打印造型师、工业机器人操作调整工这些新奇工种。

  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给记者梳理了这35年来参赛工种的变迁:1983年举办第一届技能竞赛时,仅设置3个竞赛工种;到1992年发展为89个工种,达到历史最高峰;2004年至2010年,随着北京工业门类大幅缩减,落后产能加速淘汰,发展重点朝着现代制造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集中,竞赛工种从83个减至53个,其中传统工种由68个缩减至37个,新兴工种的数量不断增加。

  数量增减之中,织布挡车工、布绒玩具制造工、铸造工等一批工种在竞赛中消失;车工、铣工已被数控车工、数控铣工取代。在本届竞赛中,头一次设置了工业机器人操作调整工、3D打印造型师等项目。

  产业之变

  向高精尖产业靠拢

  工种的增减,背后是产业的去留。“竞赛工种是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呈现由少到多到精的变化,不断向高精尖产业领域靠拢。”这位负责人说。

  纺织工人曾给北京留下了铜牛内衣、雪莲羊绒衫、雷蒙西装、伊里兰羽绒服等一批叫得响的名牌。但伴随着产业升级,服装印染加工业态全面退出京城。根据北京产业禁限目录,“纺织印染业”已被列入坚决淘汰的产业范围,大批不符合首都城市战略定位的企业被淘汰关停。

  旧工种、落后产业逐渐退出的同时,北京也正在实现腾笼换鸟。过去的北京第二棉纺织厂升级为莱锦文化创意产业园,铜牛物资公司的仓库也变身成北京铜牛电影产业园。

  去年底,市委、市政府联合印发《加快科技创新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系列文件》,圈点出未来北京科技创新领域十个重点发展的“高精尖”产业,也给高精尖产业发展注入活力。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013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4%。在39个工业行业大类中,23个行业利润实现同比增长。这其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实现利润总额43.9亿元,同比增长65.7%,增势亮眼。

  人才之变

  促技能人才脱颖而出

  “变了,变太多了!”站在本届赛场的竞赛项目目录前,12年前参赛的刘宏不禁感叹竞赛的升级。1988年,刘宏高考落榜后,被招入首钢厂做起了焊工。虽为女将,但不惧高温,成为首钢名副其实的“焊花”。

  如今回想,她颇有感触:“技能比赛一直渴望冠军,但现在觉得争金夺银不是最终目的,重要的是利用大赛来进行高技能人才的培训,提升技术水平。”

  这话说的没错。竞赛工种上升级,也正是为了高精尖产业选拔技术能手。市经信委这位负责人介绍,35年来,全市共有750多万人次参加了竞赛,选拔出了6800多名技术能手,以及大量优秀的教练人员,为首都工业和信息化发展提供了有力的人才支撑。

  伴随着首钢大搬迁,刘宏也迎来自己的转型。现在,她在首钢技术研究院用户技术研究所工作,做新钢种的可焊性试验和新焊材的研发工作。她身边也聚集起一批包括博士、硕士在内的技能人才。2013年,北京市刘宏首席技师工作室建立;2015年,国家级刘宏技能大师工作室挂牌。几年下来,她的团队已经发表论文62篇,申请专利49项,高强结构钢、工程机械用钢等一批与之配套的焊接技术难题被攻克。

  “通过技能竞赛促进优秀技能人才脱颖而出,带动更多青年投身技能、成就梦想,也就能更好地推动首都高精尖产业发展,变‘北京制造’为‘北京创造’。”市经信委副主任孔磊说。(曹政)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