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百花深处

来源:北京日报 日期:2017-12-07 10:12

【字号      
分享到:

  原标题:寻访百花深处

  百花深处,一个多么诗情画意的名字!在这条商铺林立人来人往的京城“乐器一条街”上,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便有了想要寻访她、走近她的冲动。

  百花深处!一块红底白字的名牌镶嵌在青灰的砖墙上。一条狭窄干净僻静的胡同,与北京的上千条胡同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呈“几”字形东西走向,整齐却有些斑驳的墙,紧靠墙根停泊着轿车和自行车,窗下零零散散种植着瓜蔬。随院落朝向而不同的屋檐,以及不远处的护国寺金刚殿,无不诉说着历史的沧桑和美丽。

  相传,明朝万历年间,有张姓夫妇在此购买了20多亩地,以种菜为生。几年后,张氏夫妇攒下了一些钱,开始在园中植木为林,叠石成山,修草阁、建茅亭,还挖掘了两个形状各异的池塘,种上莲藕,池塘间有沟渠相连,沟渠上建有石板小桥。再铺就一条弯弯曲曲的石子小路,小路两侧插上竹篱,竹篱下栽种着四季应时的花草,曲径通幽,宛若天开,大有“不出城廓而获山水之怡,身居闹市而得林泉之趣”的江南园林风貌。

  春回大地,迎春花、玉兰花、杏花、碧桃、牡丹、芍药……争奇斗艳,竞相开放,满园春色引蜂招蝶,嘤嘤嗡嗡翩跹起舞。炎炎夏日,微风轻抚知了声声,池塘里“青荷盖绿水,芙蓉披红鲜”, 波光粼粼,满目苍翠,暗香浮动,人乐其乐,清凉在心。秋天里,碧云天黄叶地,菡萏香销翠叶残,瓜果飘香,菊傲寒霜,别有一番风景。天寒地冻的冬季,漫天飞舞的雪花,傲然绽放的红梅,踏雪赏梅亦令人流连忘返。张氏夫妇的花园就这样成为“百花深处”在坊间传颂,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在京城颇有名气。但随着张氏夫妇相继去世,这座西黄城根下的百花园也逐渐荒芜,到了清代,荒废的花园形成民居街巷。尽管沧海桑田,但“百花深处”的名字却延续至今,从未改变。

  岁月如歌。古老的传说勾着人们想起那首京腔京韵的歌儿:人说百花的深处,住着老情人,缝着绣花鞋,面容安详的老人,依旧等着那出征的归人。是的,“百花深处”确实还有过勇赴国难的“征人”。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机关转移到了西部山里。为了沟通北平和太行山深处抗日根据地的联系,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先后在平西、平北、冀中、冀东等地建立了秘密情报联络站和交通站。在北平城里,也建立了一些地下情报站、联络站。百花深处就有一个这样的联络点。

  那时,百花深处胡同里有一家名叫“明华斋”的古玩铺,掌柜的是个年轻人,叫叶少青。其实,“明华斋”就是地下党的秘密联络点,主要任务是为根据地购买紧缺药品。叶少青的上级叫黄浩。1939年,黄浩接到一份通过秘密交通线转来的药品清单,要求抓紧筹备,运往根据地。这是白求恩大夫开的单子,需求量还特别大。当时,日本鬼子封锁严密,对西药控制更严,要想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下买药品、医疗器械,困难可想而知。

  黄浩派女儿黄曙鸣骑自行车到崇文门泡子河14号和东柳树井17号的李庆丰、刘仁术两个联络点“通风报信”。李庆丰利用在协和医院工作的关系,购买了西药及医疗设备。刘仁术则通过发国难财的汉奸从设在王府井大街的“陆军御用达”药店买来药品。然后,他们将药品和器材分类,分别打成包裹或装入柳条箱,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送到百花深处的“明华斋”古玩铺。最后,由交通员到“明华斋”找叶少青取走药品,没过多久,药品就到了抗日前线。收到这些药品,白求恩连连称赞:“真了不起!”

  烽火远去,“百花深处”勇赴国难的“征人”铤而走险秘密斗争的故事已隐入历史。如今的“百花深处”自然幽静,安宁祥和,一座座四合院静静地倚在曲曲折折的胡同两边,青灰的房檐下有猫懒懒地卧在浓密的古树绿荫里。转身回望,拐角处有个少年骑着小黄车如风而过,谁家院墙里传来葱花炝锅的香味,一缕缕饭菜香袅袅萦绕在胡同的上空……(方健康)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