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盟北京市委会建言北京中轴线保护纪实

日期:2018-01-23 11:08    来源:团结报

分享:
字号:        

  和时间赛跑

  ——民盟北京市委会建言北京中轴线保护纪实

  在首都北京,有一条长达7.8公里的中轴线,集中了北京最主要的历史文化遗产。然而,这条北京的“脊梁”如今却面临窘境:或被占用,或被改装,中轴线的魅力被淹没在现代社会的潮流中,来北京的游客很多只知道故宫、天坛,却没有中轴线的概念。

  1月12日,民盟北京市委会联合北京市文史馆、北京市文物局,共同在中轴线上的正阳楼内举办“北京中轴线保护传承利用研讨会”,为重现中轴线“文脉”价值建言献策。中轴线保护有什么意义?中轴线目前处于什么状态?如何让中轴线“活起来”?本期《视角》栏目将为您呈现民盟北京市委会给出的答案。

2

  保护中轴线意义非凡

  北京城中轴线,始建于元代,成型于明清,发展于近现代,被称为古都北京的“脊梁”和“龙脉”。古都北京以这条中轴线为中心,形成“东西对称”的棋盘式格局。中轴线以紫禁城为核心向南北延伸,北至钟鼓楼,南至永定门,贯穿于紫禁城、皇城、内城和外城,全长7.8公里。

  谈及中轴线,民盟中央副主席、北京市委会主委程红不吝赞誉。她指出,北京中轴线空间格局宏大、建筑精美,是中国古典都城设计的集大成者,是世界上独一无二、无与伦比的城市中轴线。

  在程红看来,中轴线保护,不仅是为更好地展现北京的历史风貌,更是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北京讲话精神,落实首都新版城市总体规划、着重保护历史文化名城、延续历史文脉,落实北京作为全国文化中心的首都战略功能定位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同样对中轴线赞誉有加的,还有民盟北京市委会副主委、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副秘书长宋慰祖。他认为,中轴线是世界城市建设历史上最杰出的城市设计范例之一,对其进行保护是势在必行的。新东城和新西城的建立,核心目的是有益于北京历史文化传承、古都风貌的保护和社会经济事业发展,有利于建设世界城市,因此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十分重要,在历史文化街区应实行特区政策,低房租、低税收,再现历史风貌,形成旅游观光景区。

  如今,这条集中了钟鼓楼、景山、故宫、太庙、社稷坛、正阳门、天坛、先农坛、永定门等多处著名历史文化遗产的中轴线,被尊为世界上现存最长的城市中轴线。经过50多年的变迁,中轴线从南苑至奥体公园已长达25公里,已成为世界大城市规划建设中独一无二的精品。

1

  中轴线保护现状堪忧

  中轴线保护,并不是一个新命题。北京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会同民革、民盟、民建、民进、农工党、九三学社等民主党派市委会及有关专家学者,曾经对中轴线进行调研。彼时,作为调研组成员之一的民盟北京市委会原副主委朱尔澄,就对中轴线的状况颇感忧虑。

  “我们几乎每天都经过中轴线。”谈及这条7.8公里长的古“线”,朱尔澄充满感情。她说,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每个人,都很容易就接触到中轴线,它作为一个城市的规划布局,是“我们祖先城市建设规划思想、建筑文化的集中体现,还有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非常非常巧妙,很有意思”,但它的现状却让人很心痛。

  据统计,中轴线及周边区域曾排列着40余座古建筑,因各种原因部分建筑被先后拆除,如天桥、地安门等。朱尔澄参与的调研显示,这些建筑的拆除,影响了中轴线建筑结构的历史完整性,失去了古都北京的一些重要标志,造成中轴线建筑文化的缺失。

  和破坏相比,可以抢救的内容也让对中轴线有所研究的专家大感无奈。其症结在于,中轴线的主要建筑主体基本完好,但保护缺乏统一规划,缺失、被占用等情况突出,严重影响了中轴线承载历史文化的完整性。

  事实上,历史上的中轴线及建筑具有规范和制约古都城市建筑高度、体量的功能,形成一种城市建筑左右对称的格局和景观。然而,几十年来,逐步出现在中轴线两侧不同地段的体量高大的现代建筑,破坏了中轴线的传统风貌;还有一些正在进行和即将开始的建设项目,由于进行超大规模的拆除式改造,对历史风貌造成较大威胁。

  保护中轴线要与时间赛跑

  中轴线保护,不止于“护”,更要“火”,要让社会各界熟知北京的“文脉”和“脊梁”;要“活”,要让中轴线带动北京的文化生态发展。这是民盟北京市委会在调研中形成的共识,也是此次座谈会中与会专家的共识。

  宋慰祖认为,古都中轴线风貌的保护与发展包含了“软”“硬”两个方面,既要注重“硬”的城市建筑与环境规划,也要注重“软”的现代创意策划和传统文化弘扬。

  “像京剧、昆曲等艺术形式,可学习意大利歌剧、百老汇音乐剧等表演,使其形成惟一性、高端性,成为现代旅游、高端欣赏的产品。也应举办各类人文活动,拉近传统和现代人的距离,让普通市民接受传统文化的洗礼。”宋慰祖说。

  曾担任天坛公园副园长的徐志长则更希望中轴线古建筑能够回归其旧用。想起多年前寿皇殿火灾只是缘于周边居民家用电器线路老化,他就想到很多古建筑保护面临的一大难题,如何腾退一些占用古迹的单位或个人。

  “中国古建筑有别于西方,都是纯木质结构,所以在保护居民利益的情况下应当尽快腾退。”徐志长说,对占用文物、损坏文物、妨碍文物建筑对外开放,现有法律没有明确的腾退或整治要求,造成腾退依据不足,无法办理正式的拆迁手续,必须立法予以解决。

  民盟北京建筑大学支部主委陆翔则建议,因区施策,根据不同区域的特点,确定传承保护的重点;形成多区域联合保护机制,对中轴线的传承保护和申遗工作协同办公,破除各自为战;充分利用中轴线的使用价值,重视保护和利用的结合。(黄昌盛)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