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码头张家湾

来源:北京日报 日期:2018-05-31 08:52

【字号      
分享到:

 

  漕运古镇张家湾通运桥和新修复的古城墙南门。

 

  张家湾地处北京东南,古镇东有北运河,西临凉水河,加之古代开凿的两条运河——萧太后河和通惠河皆在此汇入北运河,张家湾因此成为一处“四水汇流”之地,史称“水路会要”。

 

  自北京开漕起运,这个地区就一直是重要的漕运枢纽和物资中转站。辽统和年间,萧太后主持开凿了北京地区第一条人工运河——萧太后河。萧太后河自辽南京(今北京)起向东在张家湾处汇入北运河,使得辽国从辽东征集的粮食物资经白河运至张家湾后,可以直接运抵南京城。不过运至张家湾的漕粮一般都会卸留一部分,这是因为辽代时在张家湾北部建有养马圈,每年都圈养着数千匹战马,需要大批粮草,同时辽国贵族每年春季都会前往张家湾南部的延芳淀游幸打猎,也需要充裕的物资供应。漕粮的转运和存储催生了张家湾码头,也让这个不毛之地逐渐有了生机。

 

  因张宣督运漕粮至此而得名

 

  元代定都北京后,为解决都城粮食供应问题,朝廷命张宣、朱清等人自东南“造平底船六十只,运米四万六千石,从海道至京师”。运粮船沿海一路北上,从天津经内河一直行驶至张家湾,因张家湾上游河道水势浅涩,漕船无法向上行驶,遂在此卸货转运。南方运来的货物也均暂存于此,再经陆路运至大都。张家湾迅速成为一处繁忙的漕运码头和货物集散地,其名称“张家湾”也因张宣督运漕粮至此而得名。

 

  元至元三十年(1293年),水利学家郭守敬在金代闸河的基础上修凿通惠河,通惠河以大都城为起点,在通州张家湾汇入北运河,通惠河的开凿让经大运河和海路而来的船只可以由张家湾直抵京师,张家湾也成为京杭运河北端的重要码头。至明清时,此处已形成一处颇具规模的市镇,店铺鳞次栉比,云集各地客商。

 

  皇木厂村的漕运印记

 

  漕运对于今天的张家湾已经成为历史,码头也已旧迹难寻,不过古时漕运在张家湾北侧的皇木厂村留下了鲜明印记。走进皇木厂村,村头赫然摆放着几块巨大的石块,石块色呈橙黄,颜色斑斓,图案丰富。据介绍这些石块称为花斑石,是石材中的珍品,多产于南方,历史上一直为皇家所用,禁止民间私自开采。皇木厂村中心屹立着一株古槐树,树干直径达1.6米,树龄达600多岁,树旁碑刻记载:“永乐四年(1406年)至嘉靖七年(1528年),北京皇家建筑所用的珍贵木材沿大运河运到此存储,管理官吏在木厂周围植槐,今仅余此株……”除花斑石、古槐外,就连“皇木厂”这个村名也和漕运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据说南方运来建设皇城的木头,运至张家湾时皆存于此,久而久之此处得名“皇木厂”。

 

  永乐四年,朱棣下诏以南京皇宫(南京故宫)为蓝本,兴建北京皇宫和城垣。兴建宫殿、坛庙、陵墓和城垣需要大量的砖石、木材,这些营建材料皆需从南方搜集,并经大运河运抵北京。由于连年战乱,元朝开凿的通惠河在明朝时已经淤塞,所以经由大运河运来的砖石、木材只能运至张家湾卸载暂存,再陆运至北京城,同时运输的还有南方的粮食、食盐等物资。这些物资需在张家湾运河两岸存储后等待转运,因此形成了几个专用的皇家码头。为了方便管理储存,朝廷在此设立了大大小小的仓场,如皇木厂、砖厂、花斑石厂、盐厂、铁锚厂、江米店、国梁仓……相应的管理机构也随之遍地而生:大通关、巡检司、提举司等。货物的集散带来了市场的繁荣,各类店铺、货栈、客店争相开业,各种餐馆、娱乐场所纷至沓来,使张家湾沿河一带白天弦歌船号相闻,入夜灯笼桅火争明。四方贡使、进京学子、南来北往的商旅等,皆在此换乘。乘舟南下,多以此为起点;转陆进京,多乘船至此;而送客人出京,需送至此地,才算尽地主之谊。

 

  淤塞严重漕船改道康家沟

 

  嘉靖七年,御史吴仲主持疏浚通惠河,将通惠河普济闸以下的河道改由通州城北汇入北运河,漕运的重心也移至通州北的土坝和石坝,但张家湾依然还是重要的商运、客运码头,繁华依旧。

 

  明中期以后,残元势力尤盛,时常入关抢劫,张家湾是重要的水路要会,建有京师粮仓,但地处平原,无险可守,所以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朝廷为保卫漕运命脉,在张家湾建造城池。张家湾城经三个月建成,《钦定日下旧闻考》中记载城垣:“周九百五丈有奇,厚一丈一尺,高视厚加一丈,内外皆以砖。东南滨潞河,西北环以据。为门四,各冠以楼,又为便门一,水关三,而城之制悉备。中建屋若干楹,遇警则以贮运舟之粟。且以为避兵者之所舍,设守备一员,督军五百守之。而湾之人,南北之缙绅,中国四夷朝贡之使,岁漕之将士,下逮商贾贩佣,胥恃以无恐,至于京师,亦隐然有犄角之助矣。”

 

  城池东面、南面临水,城东有两桥通向城东码头,城南有一桥名为运通桥,通向京师。城内建有房屋若干,作为粮仓和军营使用。清朝后,张家湾城池继续发展,康熙年间形成若干街区,有会商30余家、当铺三家。

 

  清朝末期,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在占据张家湾后到处烧杀抢掠,张家湾城池受到一定的破坏。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占据张家湾,为修建碉堡,将部分城垣拆毁,几百年的古城就此毁于一旦。1949年后,残存的城墙砖块成为村民盖房子的石料,在村民的“东拆西借”中,城墙进一步损毁。现古城仅存南面城楼(近年复建而成)和一段残破半截城墙,其余三面城墙和城楼已无迹可寻。

 

  随着古城一起衰败的还有张家湾的漕运。清嘉庆七年(1802年)二月的一天,生活在张家湾的人们没有看到漕船像往常一样如期而至,就意识到运河可能又淤塞了。事实也确实如此。因大雨频降,运河在张家湾北部决口,改道流进张家湾东侧的康家沟(今通州郝家府起,南至里二泗村东),运河因此淤塞。朝廷随后组织挑淤筑坝堵塞康家沟,并重新疏浚张家湾运河,效果并不明显,此后几年运河又多次决口。嘉庆十三年(1808年),运河决口重走康家沟,此次张家湾运河淤塞严重,成为涓涓细流,再无复浚的可能。朝廷因势利导,漕船改道由康家沟北上行驶,原张家湾运河因此废止,从此张家湾再也看不到漕运船只的身影。

 

  张家湾,从无到有,从有到盛,从盛到衰,这座古镇的每一次发展都离不开漕运的变迁。是运河孕育了古镇,赋予了它繁华鼎盛的历史记忆。如今漕运的功能已经离张家湾远去,只剩下历史风云中的古镇身影。当昔日远去,今人能做的只有保护历史的遗迹,让文化传承下去,因为这些遗迹既是历史的载体,也是未来文化延续的依据。幸运的是,文化的延续正在接力,运河文化已成为张家湾城镇文化可持续发展的主力,流经古镇的萧太后河、通惠河等河道正在加紧整治,各种文化旅游项目正在建设……张家湾的运河之水还在流淌,搁浅在张家湾的“运河之船”也正在重新扬帆起航。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