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玩家》解读京味儿收藏文化

来源:千龙网 日期:2018-02-02 11:30

【字号      
分享到:

  话剧《玩家》将于2月2日起在首都剧场上演,以收藏为切入点,讲述了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的三个不同历史时间段,京城的玩家们为了争夺稀世藏品,所展开的心智对决。话剧《玩家》由编剧刘一达执笔,历经十年修改才被搬上舞台,而剧中京味儿十足的人物语言更成为作品的一大亮点。在话剧《玩家》导演任鸣看来,这部剧除刻画鲜活深刻的人物形象外,更重要的是让具有京城特色的地域文化能够更好地传播、传承。

  十年磨一戏

  话剧舞台上往往浓缩着众生百态,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市井平民,在不同阶层不同群体间的生活故事,都能成为话剧舞台上的艺术灵感,将于2月2日起在首都剧场上演的话剧《玩家》,便是以收藏为切入视角,讲述关于玩家的故事。

  据悉,话剧《玩家》在2016年首演时便收到热捧,但前期的剧本创作却经历重重磨难。话剧《玩家》剧本的创作开始于2006年,但是收藏题材的剧本其实并不好写,因为对于收藏故事,行里人一看就懂,然而话剧是给普通观众看的,他们往往不懂收藏圈内的规则,如何在收藏知识、人物命运、故事情节之间协调平衡,是非常考验编剧功底的,因此话剧《玩家》的第一稿重在收藏本身上下功夫,融入了许多专业知识,但是7万字的剧本对于常规话剧演出来说还是太长了。

  经过专家的指点与对情节发展的考量,刘一达开始侧重于人物命运和性格的描写,对收藏的过程和知识则进行了大删大改,对人物和故事情节也做了很大调整。先后修改了十余稿,最终以三幕八场反映了三个不同历史时间段人们的生存状态和社会现实,这三个时间段概括了北京城的历史发展,也反映在这个变化过程中人们的心路历程。

  京城风味浓

  剧本的反复打磨,再加上有着导过多部京味儿话剧经验的任鸣执导,冯远征、梁丹妮等一批人艺实力派演员出演,话剧《玩家》已然有了坚实的演出基础,但是对于观众来说,剧中浓郁的京城特色更为吸睛。

  话剧《玩家》围绕靳家一对祖传元青花瓷引发的纷争,着重展示了不同时期北京收藏界的众生态,其中,既有以靳伯安为代表的老一代玩家,也有以齐放为代表的传承了前辈精神的后起之秀,而这个40多年没人见过真容的瓶子,成为玩家之间的一个传说,京城的新老玩家为争夺稀世藏品,展开了心术与智谋的明争暗斗。剧中,师徒之间的互相承担、父子之间的摩擦冲突、对手之间的勾心斗角、人的情感与命运,在瓷器和人心的真真假假中跌宕起伏。

  作为一部反映北京文化的剧作,除了人物命运、故事情节及其背后的社会思考外,话剧《玩家》值得玩味的还有人物的语言。刘一达在剧中使用了大量的北京方言土语和收藏术语,比如老派儿、本功儿、甜买卖、辨窑口、掌眼等。而在每一幕的更替之间,都以当时最具代表性的一首歌作为开场,《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千万次的问》等象征特定年代的音符串起观众关于时代的记忆,也浓缩北京这座城市的变化。

  传承地域文化

  以北京的城与人为场景和角色,以北京地方语言为表现手法,书写京城的世俗生活和社会变迁,独具北京气质、风格、情调、意味等审美形式的话剧被称为京味儿话剧,著名戏剧家老舍的名作《茶馆》、《龙须沟》等剧开创了这一剧派。

  但有行业人士指出,老舍笔下,京味源自剧中的人物及生活,当“京味”日渐失去现实生活的土壤之后,使得某些京味作品的模仿痕迹过重。现阶段,一些剧目对于京味的刻意追求,导致京味话剧的创作呈现出京味大于“戏剧”的倾向,或者以怀旧为卖点,在舞台上堆砌过多的京味表现元素,甚至于为表现京味不惜脱离剧情、违背人物形象的塑造、损害戏剧结构,实不可取。

  对此,任鸣表示,不同于人艺以往众多的现实主义作品,话剧《玩家》的舞美设计采用了写意风格,简洁、写意、朴实的布景下,更突出人物表演,而这部戏除了要给观众呈现出有北京味道、生动、好看的故事情节,刻画鲜活深刻的人物形象,还要在传承京味儿文化上有所继承、发展和创新。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