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美·好·中华——近二十年考古成果展》

来源:首都博物馆 日期:2017-12-14 13:25

【字号      
分享到:

  “美·好·中华”展览的起源是什么?

  改革开放30年以来是考古事业的黄金时期,考古新技术、新理念以及大规模基建,使考古有许多的新发现,比如之前在首博举办的“海昏侯展”就是一个重要的考古发现。其实1990年—1996年国家文物局先后举办了4届中国文物精华展,在博物馆展示历年的考古新发现和精美的文物回馈给社会。但是从1996年后到现在就没有举办过全国考古发现的大型展览。所以从2016年底,国家文物局开始筹办近二十年的考古发现回馈给广大人民群众。

  “美·好·中华”展览的意义是什么?

  此次展览工作由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和首都博物馆共同承办。从2016年底开始进行了策划工作,以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文物为重要依据,从中选择具有代表性的精品作为展品。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宏大的展览,能把中国近二十年的考古成果展示出来,让观众体验到中国的辉煌文化、辉煌的精美文物!同时揭示美学现象背后蕴含的文化认同、国家认同、民族认同。

  什么是“美·好·中华”?

  我们通常理解的美就是中华民族与生俱来的对于美的追求,从古代各个时期的文物上都可以体现出来。“美?好?中华”中间用点分开,象征从美到好,是一个进一步升华、递进的过程。古人生活和历史进程中的“和合之美”、“和合之好”,是通过古代文物以及考古发现,从深层次和文化的角度来解读古人对于“美与好”的认识以及演变过程,还有各个时期的不同特色。

  “美·好·中华”展览调研的基本情况是什么?

  这次调研过程以全国二十年的考古发现为切入角度,再到展览主题,涉及范围比较广,时间跨度长有20年,涉及80多家单位,200多座考古遗址,展览题材、内容庞大,难度也是十分大的。此次调研是根据我们修改7次大纲策划中的重点文物、查阅的资料及以往的工作经验,选出800多件精美文物进行调研,从调研到调集,走了22条线,每条线都会牵涉2-3个省份、30-40人次,从80家单位,最后确定49家单位参展,最终达到预定的350-400件文物。

  

  

  

  

  ▲新疆和田地区民丰县尼雅1号墓地 勾花皮鞋

  “美·好·中华”展览在调研中与其他展览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这次展览与以往有所不同。与其他考古展相比,此次展览调研涉及的范围广、时间跨度大、文物数量集中、文物品相好,此外文物珍贵程度和考古意义都非比寻常。这次调研中,发现有很多精美的文物都没有走出过本省、博物馆,甚至是库房,比如随州叶家山出土的精美青铜器直到上个星期才可以确定来到首博展出,这是叶家山的文物第一次走出湖北,也是我们调研的意义所在。

  

  

  

  ▲湖北随州市叶家山M111 曾侯铜方鼎

  “美·好·中华”展览在调研中遇到了那些问题呢?

  调研对于展览来说非常重要,因为之前掌握的材料、图书、考古报告等,和实际情况有出入,有些文物还在整理、修复、研究中,比如有些漆器处在脱水处理的状态,这样的文物就不能出展。有些保存状态不是很好,只能在当地展出,如果经过长途运输可能会出现问题。所以为了文物保护以及文物安全,我们只能被迫忍痛割爱。

  

  

  

  

  ▲浙江杭州雷峰塔地宫 鎏金银阿育王塔

  “美·好·中华”展览调研的意义是什么?

  在调研中,发现除大纲之外还有更加精彩的文物,这是之前的材料中看不到的。比如新疆和安徽我们都发现了一些这样的文物,而且当地考古文物部门、博物馆对于展览非常的支持,提供了很多新鲜、精美的资料和线索,让我们充实到大纲里,使大纲更加完整,对于展览的帮助特别大。我们的调研人员也不断的提取这些材料,把资料传回到策展小组和内容结合起来,增加到策展大纲中。

  

  

  

  

  ▲湖北荆州市天星观二号墓 凤鸟莲花漆豆

  “美·好·中华”展览大纲修改了7次?

  大纲修改是十分辛苦的,根据文物的不断变化,大纲也在不断调整,而且在大纲的创作中,既有我们自己的思路,同时也听取专家学者的意见,所以内容会不断进行微调。但是最明确的要求不只是展现文物的精美,还要通过一个故事来贯穿展览的脉络,充分地向观众讲述一个关于中国传统文化、传统美学思想的故事。

  

  

  

  

  ▲陕西蓝田吕氏家族墓 耀州窑青釉瓜棱注壶、莲花式温碗

  “美·好·中华”展览大纲经过了哪些阶段?

  大纲是展览的核心,对于展览意义重大。展览大纲由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和首都博物馆团队一起创作,以李泽厚《美的历程》与蒋勋《美的沉思》两部美学史力作的理论体系为基础,结合考古学的特点、展览设计的需求、古史分期方法,进行了重新梳理。大纲的编写主要经历了两个阶段,最开始按照历史发展沿革角度,讲述中国的历史和考古新发现,但这角度没有新的突破。所以我们决定换一个角度,最终展览从古人对美的认识、对美的发现、对美的创造出发,以古人审美的角度来展示中国文明发展的历程,来诠释中国古代文物以及考古发现。而我们这些修改都是为了给观众呈现最好的内容。

  

  

  

  ▲陕西秦始皇陵7号陪葬坑 铜雁

 

  ▲安徽含山铜闸镇凌家滩遗址 玉人

  *以上内容由首都博物馆策展人冯好、俞嘉馨,展览责任人龙霄飞,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副主任赵古山,策展人戴鹏伦提供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