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冰嬉

来源:北京晚报 日期:2018-01-29 10:31

【字号      
分享到:

  数九寒天,北方尚冰嬉。在迎接2022年冬奧会的背景下,北京几大水面上的冰嬉更加火热。乾隆十年(1745),武英殿曾印朱墨套印本御制《冰嬉赋》,认为“冰嬉为国之所重”,可强众体,可训旗兵,将冰嬉定为“国俗”。“太液冻初坚,冰嬉队连连。弯弓兼肆武,仰射彩球圆。”场面宏阔,内容丰富。

  冰上活动由来久矣。明太监刘若愚《酌中志》记载,嘉靖帝朱厚熜住在西苑,太子自宫内往见父亲,怎么办呢?他就是坐在冰床上“绝冰河而过”。于是文士有“胡床稳坐渡层冰”的诗句流传开来。这里所说的“胡床”,大略是从塞上传过来的,以木做框,裹以毛皮,下镶金属条履,上覆保暖帷幄,约可乘三四人。由士卒在前牵绳迅跑,给床以“加速度”,待它靠“惯性”滑动如飞时,士卒则倚床前坐处与俱;飞滑一大段速度缓下来,再复引跑……不得不说这是件很“刺激”的事儿。

  今北海公园漪澜堂就是当年清廷欣赏冰嬉、检阅兵阵的所在。堂前正对着五龙亭,湖面开阔,一览无余。道光皇帝留下《观冰嬉》诗:“竹爆如雷殷,池冰若砥平。八旗分整暇,千队竞纵横”,“鸟翔旗色初分队,鱼贯嗃声每应弦”,极写一时之盛。澳大利亚摄影家莫理循(1862-1920)所拍《溜冰老人》的照片脍炙人口,有人说那老人家拿的就是“苏秦背剑”的姿势,据考表演者年轻时的冰上功夫,就甚得慈禧赏识。

  《老残游记》作者刘鹗第四子刘季英(1887-1956),家居什刹海北南官房胡同20号,他的一个邻居溥某,日常就以在什刹一带开茶棚,支菜摊为业。而一到严冬,溥某就会在什刹海冰面上撑出一架冰床,上有暖毡,下有软座,里里外外一尘不染,他衣装齐整,毕恭毕敬礼待坐客,靠收取点“脚费”营生。他辛勤经营,支用节俭,与四邻和顾客关系很好,完全一副平民百姓样儿。可知晓底细的人,都道他和恭亲王、醇亲王论起来,可是亲哥们儿弟兄!相对于恭王府而言,南官房胡同在东,所以人称这位溥家为“东府”。相对于庆王府(后改为定府)这座“老府”而言,人称溥家为“小府”。刘季英有诗感叹:“天家兄弟谊如何,高筑长墙为阿哥”,“牧竖不知时事改,尚称府号别西东”。

  老北京掌故大家金受申说冰嬉,一是说从东便门大通桥头,向东沿通惠河面,有好手一路滑下去,四十里到通州,买上几个大顺斋的火烧,再四十里赶回来,火烧还是热的!金受申二是说他自己,常在一溜胡同广庆轩听说评书《水浒》,傍晚散书,由银锭桥到德胜门,坐一个来回冰床过过瘾,然后在后门桥合义斋喝上二两,他称这是极“闲适有趣”。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