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象牙雕竹梅燕纹臂搁

来源:北京艺术博物馆 日期:2018-03-01 10:26

【字号      
分享到:

  臂搁是一种文房用具。中国古代的书写方式是自右向左,为了防止手臂沾墨,古人发明了这种枕臂的工具,写字时用它搁放手臂,也称为搁臂或腕枕。明清时期,文房用品的制作达到了鼎盛时期,臂搁不但是书写必备的一种用具,更是受文人喜爱的工艺品。

  北京艺术博物馆藏清代象牙雕竹梅燕纹臂搁,仿竹节形,正面浮雕梅、竹、燕纹,梅花枝条从臂搁中间向下伸展,左侧两只燕子飞舞嬉闹,画面上方刻“长条半落荔枝浦,卧树独秀桄榔园”的诗句,右上隶书“国香”二字。反面高浮雕荷叶,螺蛳和青蛙等。

  

  

  北宋苏轼称“梅寒而秀,竹瘦而寿,石丑而文”,将梅花与瘦竹、文石誉为“三益之友”。自宋以后,人又称松、竹、梅为“岁寒三友”,梅、兰、竹、菊为花中“四君子”。在传统艺术作品中,梅与竹时常一起出现,体现对理想品格和精神境界的追求。

  题款“国香”既可以理解为称颂梅花的香气,也可以用以赞誉人的风采、品行。唐代温庭筠《中书令裴公挽歌词》之二:“国香荀令去,楼月庾公来。”称颂人风采高雅。

  

  “长条半落荔枝浦,卧树独秀桄榔园。”出自苏轼的《十一月二十六日松风亭下梅花盛开》“春风岭上淮南村,昔年梅花曾断魂。岂知流落复相见,蛮风蜒雨愁黄昏。长条半落荔枝浦,卧树独秀桄榔园。岂惟幽光留夜色,直恐泠艳排冬温。松风亭下荆棘里,两株玉蕊明朝暾。海南仙云娇堕砌,月下缟衣来扣门。酒醒梦觉起绕树,妙意有在终无言。先生独饮勿叹息,幸有落月窥清樽。”作者记述自己贬谪黄州时,路过春风岭时见梅花盛开,如今流落惠州,又见松花亭下荆棘里盛开梅花,面对梅花的冷艳幽独,无限感慨。梅是一种品格高尚、气韵独特的花卉。在臂搁上雕刻梅竹图案,辅以两行题字,体现了使用者品行高洁、风采斐然的含义。

  臂搁作为文房用具,是重要的书斋陈设品之一。也许如今的日常生活中不会再用到臂搁这种文房用品,但是它体现出的对娴雅高洁、高尚品格的追求,仍然是当今人们喜爱和欣赏的。

  【策划】王 丹 周 严

  【撰稿】李 蓓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