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丽:解文物修复百年难题

来源:首都文明办 日期:2017-05-17 09:53

【字号      
分享到:

  一、简介

  闫丽,女,1980年7月出生,首都博物馆技术部副研究馆员。120小时一个周期的微生物培养,闫丽进行了无数次,2010年终于发明出清除丝织文物上血渍和结晶盐的高效生物制剂,获国家发明专利3项。之后她被累倒,病愈出院后马不停蹄又用4年时间捕捉到如绒毛划过手心般触感的最佳揭展力,用生物揭展剂解决了困扰书画修复百年的难题。

  二、主要事迹

解文物修复百年难题

  闫丽同志2006年毕业于中国农业科学院微生物学专业,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她来到首都博物馆工作。那时正值首博新馆刚刚开放,新馆崭新的定位和先进的设备设施需要更多的专业人才,尤其是跨专业的人才,闫丽同志正是在这个时期加入到首博这个大家庭的。对于一个学习生物专业的学生来说,博物馆对于她无疑是陌生的,而想到自己所学到的生物学知识能够用于人类文化遗产的保护,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够帮助博物馆为后人留下历史的记忆时,她倍感激情四射、踌躇满志,但是很快如火的激情就面临了严酷的考验。

  战胜恐惧,融入考古

  2007年7月,首都博物馆纺织品保护专家王亚蓉受国家文物局委托,负责江西东周墓出土丝织品保护。闫丽作为微生物保护的代表被派往考古现场做样品采集、出土丝织品整理等工作。之前闫丽只听说过考古工作环境恶劣,非常辛苦,但是到了现场才有了真切的体会,面对的不仅仅是三十六、七度潮湿闷热的环境,更是在地下沉睡多年的、深度腐败的棺木、尸体……这是作为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所难以想象的。到考古现场的那一刻,闫丽惊呆了,虽然在来的路上她无数次的想象环境会有多恶劣,但是这一刻还是使她震惊了,瞬间闫丽想到了退缩,想到了离开,但是当她看到考古工作者的工作热情,想到未来陈列在博物馆的一件件精美文物,深刻体会到自己工作的意义,对这份职业的尊敬和多年的专业素养让她慢慢强大了起来。接下来的日子里她转战于几十口棺木之间,站在充满泥水的棺木里提取、清理文物,手套是不能带的,容易损伤文物,衣服永远是脏的,上身基本是趴在水面上,工作的投入和执着战胜了恐惧,闫丽慢慢体会到了考古的乐趣,她会为摸到圆润的玉簧而欢喜雀跃,会为精美的丝织品的自然风化而扼腕叹息……发现文物的过程就是发现历史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闫丽深深地爱上了文博这个行业,她感觉自己找到了大显身手的地方。

投入工作,发现考古乐趣

  发现问题,深刻思考

  回到北京后,闫丽对这次难得的工作经历进行了全面的总结。她发现对于刚出土的丝织品文物,往往是十几个人用细小的棉签一点点擦拭,时间数月流失但效果却不理想,损失了大量人力物力。有些丝织文物由于墓葬环境的特殊性,如尸体腐烂等原因,表面会被血渍污染,影响了文物的色泽和图案品质。某些出土丝织文物表面存在白色结块(硫酸钙结晶盐),去除难度很大。很多精美的文物,就因为没有很好的清理和保护方法而难以展示其珍贵的历史价值。如何破解这些难题,给了闫丽博物馆文保工作与自己专业很好的结合点,找到合适的微生物分解血渍和结晶盐成为了她为自己提出的研究课题。

  潜心研究、艰苦探索

  有了思路,闫丽一头扎进了微生物实验室。一遍又一遍的实验,一次又一次的探索,120小时一个周期的微生物培养,她不知重复了多少遍。为了不间断的观察,周末加班已成家常便饭。一次次的加班到深夜,一次次的与末班车擦肩而过,无数次失败的打击,家人的不理解,朋友的不支持,都汇聚在了闫丽的心里,很多时候闫丽都感觉自己马上要被委屈和一道道难题所打倒,但是又一次次站起来。那时候实验成为了她每天思考最多的问题,甚至在睡梦中都在一遍遍地做着实验,每天晚上回到家,她总是筋疲力尽倒头就睡。家人看着她一点点憔悴,心痛万分,但看到她坚定的眼神,不放弃的信念,又含痛一次次站到了支持她的一边。由于闫丽家住通州东六环,而首都博物馆在西二环外,同事们都戏称闫丽是跨越八个环来上班的“女汉子”。每当黎明的钟声刚刚敲响北京城,这位“女汉子”就已经踏上了一天充满斗志的征程,每当华灯初上,在别人一家团聚,沐浴着家庭温暖的时候,这位“女汉子”却还在实验室为了自己的理想孤独坚守着。

  文物是不能用来做实验的,为了准确的实验数据,闫丽自己设计模拟出真实的墓葬丝织品,她将大白鼠用丝织品包裹埋入地下,经历一个盛夏,最终将包裹着完全腐烂的大白鼠的丝织品取回实验室分析,虽然作为学生物学专业的她对大白鼠并不陌生,但近乎“残忍”的方法,对一个女孩来讲也是一种极限的挑战,她咬牙坚持着。

潜心实验

为修复文物而探索试验

  辛劳终于有了回报,2010年,闫丽培养的微生物清除血渍终于成功了,仅仅进行几分钟的无动力浸泡,血渍就会被消除了,这表明微生物清洗文物不仅可行,而且高效。

  战胜疾病、忘我投入

  2010年5月,就在闫丽的研究热情日益高涨之时,她累倒了,被查出乳腺肿瘤,最大的已经有鸡蛋大小,医生说像她这样三十岁还在忙工作没要孩子的本来就是高危人群,又加上长期的精神紧张及生化实验室的环境导致人体机能的紊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但她并不后悔这几年的努力,她也是幸运的,肿瘤是良性的,手术很成功,在病房休养的日子里,馆领导、同事们纷纷去看望她,这也给她莫大的鼓励和安慰。

  疾病并没有阻挡闫丽的脚步,成功更加激励她不断前行。病愈出院后,闫丽没有顾得上休息,又回到工作岗位,马不停蹄地继续她的实验工作。这次她选择的是攻克纸质书画文物的揭展与微生物技术的融合的难题。揭展是古书画保护的最关键环节,书画性命,全在于揭,致力于毫芒微渺间,有临渊履冰之危。

工作照

修复纸质书画

  闫丽再一次投入了繁复的实验中,纸张文物是非常脆弱的,而古老的墨痕水彩更是不容侵蚀,稍一个不小心就会让整个实验过程前功尽弃。随着时间的推移,激情在慢慢消磨,能够分解粘接剂的微生物找到了却很难做到不损害文物本身,那段时间她几近绝望,填补一个空白的领域,想起来美好,实际却是困难重重,不然揭展技术也不会这么多年无法突破。终于在2013年的一天,她在实验室找到了一种能够分解粘接剂还不损伤纸张及颜料的菌株,这让她欣喜若狂,随即开始没日没夜的研究该菌株揭展的详细机理与最优配方,揭展力的规律实验需要绝对安静的环境,不能有一丝的振动,而目前实验室的环境无法满足要求,为了不受环境的影响,探究揭展本身的规律,闫丽选择了在博物馆顶楼一个无人经过的走廊里做实验,整整一年,顶楼闷热不通风的条件下磨练了她的心智,更让她得到了喜人的成果,捕捉到了13m.N这个如绒毛划过手心般触感的最佳揭展力,终于实现了用精细的揭展力、精巧的揭展剂,得到精美的书画文物。

  成果丰硕、影响巨大

  2014年11月23日,在厦门举办的博物馆博览会上闫丽代表首都博物馆展示了研发的生物揭展技术,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传统的揭展是通过拥有几十年经验的技术人员长时间小心翼翼的捻搓,将命纸和旧浆糊搓成极细的纸屑、纸条,如果用力稍过极易损伤画心,而生物揭展方法,即使是非专业人员都可以轻易揭开使画心完好无损,简单而安全。众多知名的书画保护专家来到首都博物馆展台交流与学习,大家一致认为生物揭展技术将会是一次重大的创新。2014年12月29日,首都博物馆召开了古书画揭裱保护研究成果鉴定会,邀请了国家文物局科技保护专家组组长王丹华、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宋纪蓉、中国传统书画装裱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徐建华等共计21位专家,专家们一致认为这项科研成果解决了困扰书画修复百年的难题。同时专家组认为该成果不仅仅只是一个停留在实验室的科研成果,它对实际工作意义重大,希望首博的这项发明不要束之高阁,要尽早应用于文物修复领域并在全行业推广。目前已经有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安徽博物院等文物单位开始在书画揭展的实际工作中试用。

  北京市文物局于2015年5月27日召开了该项技术的新闻发布会,当时有30多家媒体报社出席,并于当晚在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新闻频道播出,各大报社和新闻网站也刊登和报道了该项成果。闫丽同志及其团队研发的生物揭展剂在《这里是北京》节目中播出。几年来,闫丽已经在文保行业核心期刊《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中国文物科学研究》等发表研究成果共计6篇,论文荣获“北京市文物局2011年度学术论文评比”二等奖,申请《生物揭展剂在书画文物修复保护中的应用》、《一种使用蛋白酶与表面活性剂对丝织文物上血渍协同清洗的方法》和《利用生物清洗剂清洗文物上结晶盐块的方法》国家发明专利3项,并成为2013年北京市文物局系统唯一获北京市优秀人才培养资助的人员;2015年,被评为北京市先进工作者、北京市优秀宣讲员,并作为第十三期《为你而歌》拍摄对象进行宣传,同时,她的事迹还被“中国梦365个故事”收录;2016年获得第三十届北京青年“五四”奖章。作为北京市优秀宣讲员的闫丽通过宣讲的平台,让更多的人了解了首博工作人员的艰辛和对于文物保护的决心。“文物保护”对于好多人来说都很陌生的,将自己的工作告诉更多的人,让越来越多的人理解文物保护,了解每一件文物背后的故事。闫丽同志和宣讲团的成员一起走进了北京的各个区县,企事业单位,街道社区和高校医院部队,宣讲近三十场,听众近万人。

  闫丽同志事迹在传播,文物保护故事在传唱,社会正能量继续在传递。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