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俗老物件儿完败“萌”设计

来源:北京日报 日期:2016-02-18 08:53

【字号      
分享到:

  原标题:年画、剪纸、花灯……这个春节不好卖 年俗老物件儿完败“萌”设计

  街口,大红灯笼在风中摇摆,“恭喜发财”的歌声此起彼伏,从路边商户门口往外飘,不远处玩杂耍的民间艺人也总能赚得阵阵叫好。位于新世界崇文门店门前广场的“民俗一条街”,昨天依然沉浸在春节氛围里。

  不过,对去年开街就搬到这里的商户麻成贵来说,外面的热闹其实有些给他添堵。春节七天假期,他有两天近乎零成交。悬挂在店内三面墙上的年画、剪纸,摆放的灯笼、花灯,还有陈列在玻璃柜里的兔儿爷,一下子成了不受欢迎的烫手山芋。据他介绍,这些年他都在倒腾京味儿年俗物件儿,“前两年都还过得去,今年这生意是真不好做了。”

  在怀旧风大行其道的当下,那些承载人们回忆的年俗老物件儿莫非真的失宠了?

  老物件儿遇大尴尬

  十天卖出年画不足十张

  这两天,麻成贵一直在联络人把店里一批存货尽快退回去,只留下十二三岁的女儿照看店面。四十出头的他原是南方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平日里最大的爱好就是写写书法,画点儿小画。出于给孩子谋得一个好起点,5年前举家来京做起了买卖。

  “选择做民俗生意,一是自个儿喜欢,再就是我认准它能迎合这个怀旧的年代。”他有一套自己的分析逻辑,既然那些大打青春概念的影片能大卖,承载了许多人年少记忆的民俗品也会迎来自己的春天。他定位的营生果真给他带来了不菲收益,前两年春节都赚了好几千元,去年最多的一天卖出十几张年画,收入是平日里的好几倍。“以前不少来京游玩的人愿意将年画作为纪念品带回去。”他说。但是,这种好日子如今一去不复返了,这个猴年春节是他入行以来最惨淡的一回,“说出来都没人信,十天卖出去的年画只有七八张。”

  同样做了好几年民俗品生意的李秋生也感受到了寒意。他的摊位在西城区著名的小商品市场“天意市场”,国内不少商户都从他这里批发拿货。不过,这个春节的交易量还不到去年同期的七成,不少老客户也没了踪影。“剪纸、鼻烟壶、兔儿爷往年都是抢手货,今年除了与猴相关的年画稍微好卖些,其他都不好销。”他说,由于所在市场面临疏解拆迁,加之生意不好做,他已开始考虑转行了。

  新设计获高人气

  央美“美猴王”通吃中外

  集结了传统文化精华的年俗品果真失宠了吗?也不尽然。

  这个春节,国内知名艺术品企业雅昌旗下的生活服务平台ARTPLUS,上线了一款名为“猴王无忌”的猴袍。这款融合了传统与当代元素的年俗品,尽管售价高达近千元,在不少网站依然紧俏。据了解,“猴王无忌”以中央美院艺术家邬建安取材于《西游记》创作的“猴王无忌”“六耳猕猴”“搬山猴”三幅作品为原始图案素材,经由设计师操刀制成围裹式外套。这并非是邬建安第一次借助传统文化做出新年俗品。去年羊年春节他推出的“百无禁忌”是一款名为“掘金羊门神”的门帘儿,寓意祈福避灾,销量同样不错。

  这种将传统文化与时尚设计嫁接的年俗品,在海外也收获不少拥趸。一周前,邬建安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名为“解救‘美猴王’”的年俗活动。据他介绍,那里的孩子觉得“猴王无忌”很萌,很有兴致一探究竟,有一千多名孩子主动参与到活动中,通过在纸面画出佛像的手掌,然后合力粘贴到受困“五行山”的美猴王外罩上,以助其逃脱禁锢。“不少孩子告诉我,他们第一次理解了孙悟空被压在山底下五百年是怎么一回事。”他说。

  同样因取材传统民俗而拥有超高人气的,还有微信公众号“故宫淘宝”推出的一系列“萌萌哒”作品。会抛媚眼、比剪刀手的雍正帝,摆出奥特曼打小怪兽姿势的道光帝……这些曾经深锁宫墙内的传统资源,找到了新出路。据了解,截至目前,故宫博物院设计研发文化产品已逾7000种,仅去年上半年,文创品销售额就达7亿元。故宫淘宝店更是常常断货。

  老手艺待新玩法

  走心“智”造方能传承

  一边是年俗老物件儿苦于销路不畅,一边是取材传统民俗做出的新品受追捧,似乎不能简单地将“失宠”的帽子扣到年俗品本身上来。

  “长年在民间流传的民俗艺术,之所以能在历史长河中生存下来,肯定有受老百姓欢迎的因子。只是如今它与这个时代多了一层隔膜。”北京民俗专家高巍认为,这层隔膜就是亲近感,“应该让今天的主力消费群体,也就是年轻人,对它们产生兴趣。”在邬建安看来,不是年俗品影响力式微,而是人们真该好好想想如何让它更贴近这个时代了。他以“故宫淘宝”为例,“它们不过换了一种表现形式,整个‘画风’变了,行情也有了。”

  只是,如何实现形式更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南锣鼓巷商会会长徐岩和他人一道投资6000多万元,在寸土寸金的南锣建起了一块非遗基地,泥人张传人姚晓静、鼻烟壶传人高东升、脸谱传人赵永岐等15位非遗传人已经免费进驻。“一些非遗传承人只愿意每年领取一定的政策补贴金,不太愿意、也没能力去寻求突破。我们希望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帮助那些手握绝技的老艺人,对接这个越来越年轻化的市场。”在他看来,没有不懂艺术的百姓,只有不懂百姓的艺术家。那些延续数百年的老手艺,需要找到新的玩法。

  “就拿今年春晚点赞较多的歌曲《华阴老腔一声喊》来说,它携‘东方摇滚乐’之势,引入现代电声摇滚音乐,瞬间让老腔这门非遗艺术在当下‘活’了起来。走心‘智’造,才可能让这些民俗真正传承下去。”高巍说。(陈涛)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