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国公债上的华侨史

来源:北京市文物局 日期:2018-05-15 13:40

【字号      
分享到:

  [摘要] 中国抗日战争期间,海外华侨以各种形式支援祖国抗战,华侨汇款有力支持了抗战所需费用。南洋华侨在其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做出了巨大贡献。本文主要以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收藏的救国公债为例,通过介绍相关文物藏品,讲述南洋华侨在认购救国公债过程中,积极克服困难和阻力,寻求解决途径等相关历史。

 

  [关键词] 救国公债;陈嘉庚;印花税票

 

The history of Oversea Chinese in the Salvation bonds

 

(Luo Pei_ling)

 

  Abstract:During the Anti Japanese War, Overseas Chinese in various forms to support motherland China.It’s a strong support of the overseas Chinese remittance fee. Overseas Chinese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is history, made a great contribution. In this paper,take the Overseas Chinese History Museum of China collected four pieces of salvation bonds for example,through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related cultural collection, tells the history of Overseas Chinese in Southeast Asia in the subscription salvation bonds, and actively overcome the difficulties and obstacles, seek countermeasure.

 

  Key Words:Salvation bonds;Chen Jia_geng;Stamp duty

 

  1937年至1939年中国抗日战争初期,国内投入了大量军队抵抗日军,国外的华侨纷纷以捐款、捐物资或直接回国参加抗战等形式支持祖国的抗日战争。以陈嘉庚为首的南洋华侨侨领于1937年10月成立了“马来亚新加坡华侨筹赈伤兵难民大会委员会”,1938年10月又组织成立“南洋筹赈祖国难民总会”,这些组织号召当地华侨以募捐、义捐、认购债券等形式筹备抗战物资,还有大批青年华侨回祖国参加抗战。抗日战争时期,国内抗战所需战费及政费所需金钱,与华侨有着密切的关系。1940年全年战费共十八万万元,其中海外华侨汇款占十一万万元,侨汇中南洋华侨的汇款占十分之七左右,其余是美洲等处华侨汇款,体现了南洋华侨为祖国的抗日战争作出的巨大贡献。“七?七卢沟桥事变”后,中国国全民响应抗日,国民政府为筹措战备资金也向海外华侨倡议经济援助,以陈嘉庚等为首的南洋华侨积极,与当时任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及中国自由公债劝募总会会长的宋子文多次进行电函协商将钱款汇回国内的事宜。由于南洋华侨人数众多,募集钱款的活动频繁且范围广泛,当地的华人社团筹集了巨额金钱,并认购了大量的公债券,这些巨额钱款的流动引起了新加坡、马来亚等侨居国政府的关注,为了限制侨汇流回中国,侨居国政府有意对汇款征税。

 

  陈嘉庚也因此多次与宋子文进行电函商讨,1938年1月24日陈嘉庚致宋子文电函中提到马来亚政府有意限制华侨募捐钱款回祖国,对认购债券课以重税,并颁布了相关规定,即“限制每券最低须百元票面,须贴印税叻银四角五分,如五元、十元票面亦同此税费”。马来亚政府的这些规定意在限制当地华侨对中国的战争汇款及援助,打压华侨抗日的热情和积极性。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收藏了四份贴用马来亚印花税票的救国公债,可以佐证抗日战争时期马来亚等南洋当地政府对华侨汇款征收印花税的历史,每一份救国公债都体现了南洋华侨筹备战时资金的艰辛与不易。

 

 

 

图一 伍圆救国公债及局部放大图

 

 

 

图二 伍圆救国公债及局部放大图

 

 

 

图三 伍圆救国公债及局部放大图

 

 

 

图四 百圆救国公债及局部放大图

 

  这些救国公债都由新加坡华人收藏家陈来华无偿捐赠,是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的馆藏文物,属于可移动文物的纸制品票据类文物。其中有两份文物藏品虽然有磨损和污迹,但品相比较完好;另外两份在捐赠时就已经是断裂的状态,同样存在污迹和发黄。四份公债均是国民政府于1937年发行,尺寸都一样位纵35厘米、横26.1厘米,票面上共有33张息票。其中前三份公债的面额为伍圆,编号分别为1744060、1741574、1744632;第四份是百圆救国公债,编号为514971。救国公债上的33张息票,每张的编号都相同,只是各自的领取利息时间不一样,第一张息票从民国二十七年(1937年)开始可以领取利息,而第33张息票领取利息时间为民国五十九年(1970年),领取利息的时间从第1张息票开始至第33张息票逐年递增。息票上写有“凭此息票於民国 年 月 日向各地中央银行或其委托机关领取到期利息,国币贰角整”。

 

  四份救国公债特点是都贴有一张马来亚印花税票,伍圆救国公债上贴的是10分税额的税票,百圆救国公债上贴的是25分税票。这些税票有两个共同点,首先是税票上图案都一样,均为马来亚巴生清真寺建筑风景图;其次税票上均盖戳有KUALA LUMPUR、1938等字样。经查证,KUALA LUMPUR的中文译名为“吉隆坡”,简称KL,位于马来亚雪兰莪州内,是马来西亚原首都。“KUALA LUMPUR、1938”字样是指救国公债于1938年在马来亚KUALA LUMPUR(吉隆坡)盖戳纳税,即为完税证明。

 

  为了避免因为纳税而遭受损失、将捐款最大程度地汇回祖国支援抗日战争,侨领陈嘉庚给宋子文发电函商讨对策,并提出了避税的四条建议,兹抄录如下:

 

  (一)五元、十元等票,如临时收据,不由中国、华侨两银行经手可避免此 税;(二)临时收据及汇款,均由各会馆、社团迳给并迳汇中行或总会,债票亦直接寄交之,即可免贴印税;(三)上两项乞通知总会及港中行,嗣后各社团迳汇之款详为登帐,并注明地址,俾他日迳寄债券;(四)曩承电示财部寄此间中国、华侨两银行五元至百元票各二百五十万元,迄未收到,是否系邮件梗阻之故?此项债券,既在重税之列,如未寄出,请止发。

 

  以上四条建议提到,五元、十元等小额票据不经由中国银行、华侨银行汇回中国则可以避免缴纳印花税;临时收据、汇款及债票,如经由中行或南洋筹赈祖国难民总会转交回国内,也可免贴印花税。

 

  华侨的每一笔汇款,认购的每一份救国公债,无论数额大小,都极为不易且珍贵。为了避税,当地的华侨采取的一些对策,实属无奈之举。救国公债及印花税票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同时也见证了南洋华侨不畏困难和阻挠,支援祖国抗战的历史。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