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绣出度金针

日期:2018-04-18 13:29    来源:光明日报

分享:
字号:        
  • 11.jpg
  • 11.jpg

 

  《中国诗词名篇赏析》李定广 评注 东方出版中心

 

  【读书者说】

 

  《中国诗词大会》创造了辉煌的收视奇迹,固然因为中国古典诗词永恒的艺术魅力,但也离不开在中国梦的鼓呼下,中华文化复兴、民族精神弘扬的时代大背景,更是央视主创、主持、嘉宾、选手共同努力的结果。定广教授就是其中极为核心的灵魂人物,是这一精美文化大餐的掌勺者。前台专家和选手舌灿莲花,亿万观众大快朵颐,而他却一直在后厨忙碌。现在,《中国诗词名篇赏析》出版,定广教授奉上精美大餐的全部菜单和烹调秘决,揭开了《中国诗词大会》收视火爆的终极秘密。

 

  本书上下两册,精选诗词400余首,如一部中国古典诗词简史。自先秦迄晚清,中国诗词当以千万数计,以400余首为选,既欲尽其妙,又欲观其微,复欲有井水处皆可讽诵,其难可知。明人李东阳曾云:“选诗诚难,必识足以兼诸家者,乃能选诸家;识足以兼一代者,乃能选一代。”观定广教授所选,主唐宋而兼总百代,其识见及气魄,殆非李东阳之论所可牢笼者。

 

  是著可圈点处甚多,小文难尽道,略拈数点予以表彰。其一为选诗之善,表现在雅俗共赏,稔僻兼备,质妍分辉。既有《关雎》《春晓》《静夜思》等千年传诵、耳熟能详的名篇,也有唐寅《夜读》、孙承宗《渔家》等稍许生僻的佳作;既推李义山深情绵邈之唯美,又重辛稼轩金戈铁马之悲概……就单个诗人来说,也兼收并蓄,尽量呈现其创作的多种风貌。如辛稼轩铁马声中,又杂有《西江月》(明月别枝惊鹊)之清丽和《青玉案》(东风夜放花千树)之旖旎;又如苏东坡,有“大江东去”之豪放,也有“秋千院落”之幽雅,淡妆浓抹,各美其美。一方面,迁就着受众的趣味,使他们觉得亲切、熟稔;另一方面,又怂恿着他们探索鲜知的更美妙的诗境。如此选诗,优雅而从容地打开古典诗词的丰富性与多面性,定广教授可谓善操选政矣。

 

  其二为体例之特别。我们对诗的记忆与欣赏,每每并非完璧,而是耽于那些跳珠滚玉的神来之笔。央视节目的考点与演播亮点,也在于此。本书以名句为领,标以黑体大字,接以该句源出之全篇,再加以注释、解说,烙刻了其作为电视传播副产品的文化属性,也使其不同于其他诗词鉴赏类著作,而显示出自身的独特性。这一独特性,在某种程度上,生动复现了诗词大会的现场情境,使未暇追剧如我等,亦有身临其境之感。此外,名句多为诗眼,乃全篇之精华,体现了诗歌的主题与关键。

 

  其三为解诗精练。著者解诗分注释与赏析两部分,注释未采用通行学术笺注体式,一般不标出处、典源及征引文献,而是直接释义,拓展了受众的层级,使阅读面更广。赏析则既重字句、修辞,又揭主题、立意,必要时又作适当辨析,如韦庄《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一词,明辨张惠言、俞陛云以“江南”为西蜀之误,谓之江浙一带。此论或仍可商榷,然其适度引入学术问题,无疑增加了评析的深度。总体来看,是著解诗有点有面,深入浅出,要言不烦。定广教授以深厚之学术积淀,发为明白晓畅之文字,传播中华诗词之美韵,行广大教化之功德,善莫大焉。

 

  若求全责备,亦有可说者。一是个别表述失之随意。如评黄巢“满城尽带黄金甲”一句,谓“想象大胆新颖,因被一部电影用为片名而广为流传”,鄙见似乎该句名气远大于某电影。二是赏析语略有套式化。翻阅一过,大多皆以“读者读后如何如何”“给读者带来何等感受”等作结,就单篇而言,此一写法无可指摘,然全书比比如是,则未免有程式化之累。三是赏析在简明通俗之外,可稍作延展。书中评高适《除夜作》,引戴叔伦、崔涂等诗对读;评韩偓《哭花》,指出周邦彦“夜来风雨,葬楚宫倾国”化用其句,皆极有见地。只是此一关联比勘的写法,未能普遍贯彻,尤其是某些名句或妙喻,在文学史上形成经典意象与绵延的传统,若无抉发,难令读者厌心。

 

  吹疵妄议,乃知定广兄之才力,寄之以至善也。余在复旦,与定广兄有一年交集,其好言王霸大略,辩议锋锐,一时无两。初闻其登央视,评诗词,窃忖必多金马铁血之声。及观是著,固不乏此类,然其他风格亦复不少,既见个性,又不为之所囿,以达观之心,得圆照之象,今非昔比,令人感佩。余若操觚,或斥黄巢之“黄金甲”,文天祥之《正气歌》,而颇进六朝之绮语,以清歌玉帛易热血戈矛,必难得周全。

 

  余乡贤舒芜先生曾有妙文《“同坐席”与“各有道”》,论时人所编敝邑逸史,搜辑各色人等,道不同而势相异,甚至形同水火者,皆裒于一集,例加褒扬。如此必准的无依,措置失当。定广大著所选各位诗人诗作,在风格、思想、趣味等方面有同有异,正所谓“同坐席”与“各有道”也。然诗词异乎评史,可贵者正在于异彩纷呈,以见文学世界的丰富多元。而能达成此境,端赖选家汇纳众流、调和百味的眼光、手段与襟怀。对央视诗词大会的受众来说,通过本书,温故而知新,获得相关诗词更为系统而深入的知识,裨益多多。

 

  元好问《论诗》云:“鸳鸯绣出从君看,莫把金针度与人。”相比定广教授绣罢鸳鸯,复示人以金针,未免过于小气。是著在手,金针既度,会心处不必在远,于晴窗午后,或夜雨灯前,涵泳讽诵,则丘壑自生矣。(李翰)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